谈天说地聚会玩乐

  1. 成员
  2. 1489 人气

参与评论

    [灯下菁华【栽花】——【推荐文集】]旅行是一种人的宿命

    帖子创建时间:  2013年10月16日 20:08 评论:0 浏览: 193 投稿
    体验2001年初春,一位网上结识的朋友静心介绍说驴坛里的人将去佛冈阿婆髻山野营,问我是否同去。当下没做过多考虑的我便点头了。我们一行二十多人,除了静心是第三次见面外,其他都是豪不相识的陌生人。我抱着自己的大书包,听着他们谈论的过往旅行经历,插不入话题。到达佛冈吃过午饭后,便开始前进。路上三五成群地结伴同行,也有不少人沉默寡言。后来说起,才知道他们也是在网上看到发贴后独自加入的。由于不认得路的缘故,我们多次在一条小路上来回往返,初春微寒的气候里,身上出满了汗。这是一座人迹罕至的山林,满地湿润柔软的落叶。落叶间布满星点的红豆,煞是诱人。开始还边走边拾,后来如同毫无知觉的机器人,除了前进还是前进。有些人被越过了,点点头。有的人累了,坐在路边擦汗。彼此交换一个眼神,渐渐沉寂。耳边响起的尽是山林里的鸟鸣或呼呼的风吹。我突然想到如果我们真的迷路了,会不会集体困在这里,然后象电视里流落荒岛一样自求生存?可是同行者们的表情都很轻松,除了额头细细渗出的汗在告知体力的消耗。傍晚七点,走了近六小时的我们终于到达山脚扎营。四周看看,到处是乱石树木,根本就找不到一小块平整的土地。开始我还不相信就在这里驻扎,直到大家匆匆赶在天黑前把帐篷搭好,我才知道原来这些林边没长树的土地便是我们的“床”。那天晚上,和三个女孩共同睡在一帐篷里,身下是凹凸的石头,搁得腰和背很疼,我就在疼痛与疲累中沉沉睡去。半夜里,身旁的女孩醒了,问我要不要一起出去上“洗手间”。我在睡袋里一边发抖一边拒绝了她的提议。外面的温度非常低,风很大,只有树叶摇摆的沙沙声和不知名的虫子叫,如同大群大群的山鬼在头上跑过。我挪了挪身体,揉着搁疼的地方,开始因这种陌生的声音产生出恐惧。不知道这样的夜里还有谁会和我一起失眠。也许他们会有温暖的牛奶和明亮的灯光陪伴,而我却在远离城市的一条崎岖山路上睁着眼睛失去对城市喧闹的熟悉。这是什么地方?身边躺着的是什么人?我在迷糊中想着一个又一个涌现出来的问题再次睡去。清晨醒来,简单的洗漱后,我们开始正式登山。脚下的根本不是路,老树、巨石把去路挤得不剩一丝空隙,而且山很陡,没走多远已经把昨晚积蓄下来的体力给消耗掉。行至一半时,面前突然开阔,光秃陡峭的石壁挡在眼前。我已经很疲倦了,山风刮得猛烈,我趴在石壁上如同一只弱小的壁虎,随时就会被吹下深山里去。生命似乎在瞬间变得渺小。坚硬的沙石刺疼了我的脸,脑里一片茫然。很多次想就这样松手,象纸鹞一样被吹走,飘落在这片青绿的山林里。同伴一直在催促,我只得慢吞吞地继续爬行。到达山顶时看见满目的苍绿以及连绵的群山,忽然有点不大相信这就是顶峰。大家都坐在地上眯着眼睛晒太阳,分享各自带上来的食物。一个男孩拂开女孩子被吹乱的头发,把她搂在怀里。还有另外一对情侣微笑着把他们的衣服借予我抵冷。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情愿永远不要回到那个喧闹的城市里来......驴友他们自称驴友。喜欢在网上驴(旅)坛出没,交换路线和心得。翻阅网易新浪的驴坛,发现内里有不少的同道人。一条亲自走过的路线,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地贴上网与驴友们共同分享。乘搭什么样的车花钱最少,哪里的风景优美没有大呼小叫的游客,去某地至少得带什么装备等等都写得清清楚楚。他们一年至少出去一次,自带帐篷睡袋和食物,买门票的景区一概过门不入,哪里少人就往哪里跑。火车或简陋的大卡车上有他们孤独的身影。没有固定的旅伴,手上有钱时首先考虑的就是旅游。他们大都孤独而干练,沧桑而简洁。偶尔现身于喧哗市井,更显得突兀和与环境的格格不入,他们属于蓝天,高山,旷野,他们只是路过城市。以上的这些几乎成了驴友们的共同特征。在城市里散落着一些驴友们聚集的酒吧,墙壁上贴着一些便笺介绍到哪里购买器械以及征求旅伴。有时候他们会聚集一起观看驴友拍回来的风景照或者用照片制成的幻灯片。刚才还在办公室里咄咄逼人的白领们,这一刻却象一群执著信念大步前往的孩子,憧憬计划着下一次的出行。静心静心是个瘦瘦的男孩子。看过去很温和,我第一次野营便是与他同行,一路上都是他背着沉重的背包,走路却偏偏比很多人都快。是一个个性很强的人,我猜测是否大部分的驴友都是如此,不然柔弱的心态是很难把这样艰苦又刺激的行程坚持下去的。我问了静心一些问题,他大多给予“是”或“非”这类简单的回答。我们之间的对话多次出现冷场,这也许正是局外人与驴友的差异所在。也许静心认为我的问题太过泛泛,而我则面对他简单几字的回答不得要领。最后,我决定让他书面回答列出的问题,然后我们客气地告别。你什么时候开始旅行的呢?或者说开始走?为什么选择这一种方式?如果说是正式开始走应该是从97年吧,至今都差不多四年了,但其实与很多人相比都只走了很短的时间。其实出去走走并没有什么原因可言,因为以一种旅行的方式去感受生活是我一直希望的,或者可以说是我的梦想。而我是一直到97年,才有金钱和时间去实现这个梦想。不过从那时起才发现一但开始了走,就停不下来了。我行走的趋势是从人多的地方走到人少的地方,从著名的景点到连地图上都没标出来的无名之地,因为风景己成为了次要,吃和住也尽量是最简单的,可以说是放下都市生活里的一切,在乎的只是那种在路上的感觉。在这里我真的很想借用一段话来说明这种感觉,很喜欢这段话,呵,望原作者见谅: 一个漫游者最隐密的愿望,大约也是为了在异地变成另外一个人,最好变成一个孩子。他要像第一次睁开眼睛打量这个世界时一样,惊喜、不安地含着泪水。他必须暂时遗忘掉由电视里广告、肥皂剧等所施予的一切不必要的“知识”,去发现和命名路边的一切植物、动物、人物。他有可能在路上成为一个诗人。河边、街头、渡口、旅店,对着流水或蒙尘的镜子,观察自己被阳光和风变化得有些微黑、陌生的脸,他会怀疑:这还是某座城市里的写字楼内那个毫无生气的小职员吗?那你是否认为你的旅游是一种逃避?因为害怕这个社会的复杂而选择的一种逃避?其实可能是吧,内心是在逃避,很多时我们只想回到一种单纯的人际关系,没有利益的冲突。可是你生活在这个社会就注定了无法长久的逃避。如果说只为亲近自然,为什么还一次次的选择几近没有前人踏足过的地方?其中是不是还有征服?或者说是好奇?一方面到危险的地方去,充满勇气,一面却逃避社会的侵蚀,这是不是矛盾?其实这是一个老问题,没有一位旅行者对自然敢说征服二字,更多时候只感到恐惧,感到自然的伟大和人力的渺少,这些是城市里所感觉不到的。起码这是当我独自一人踏足峰顶时的感受。那时你会深切感受到之所以可以站在这里,只是因为它让你站在上面,而并不是因为你对它征服后的结果。当你和别人站在峰顶时,可能会想到征服二字,因那时你不是孤独者,同伴会无形中帮你分担了你潜藏对自然的恐惧,但当独自时,远望群山大地、脚下、云海,我只会感到自己微不足道,而在城市里所看重的一切,更是如尘埃般微小,甚于会笑自己竟曾为了这些而大喜大怒。其实这一切归根到底只是大家追求的不同。在路上令你感觉最深的是什么?我想还是人。每个地方的人都会有不同的感觉,就好像前段时间我在独龙江时,问那里的背夫为什么不出去打工,而宁愿在这里帮人扛东西走那危险的路赚很少的钱,他只说了一句:自由嘛,想干就**。**对西藏的感觉是怎样的? 好像对很多旅行者来说那是他们的朝圣地?西藏? 旅行者的圣地? 也许是吧。因为西藏本身的自然风貌和宗教环境对旅行者会有很大的冲击,令他们的思想感受得到更多,但这只是我的猜测,因为我一直都不曾踏足过西藏。其中的原因有很多,包括要考虑时间和金钱等,但其根本却是不敢过去,因害怕自己一但踏上那片土地就会不舍离去,呵,当然这有可能只是我期望过高了,但现在每次出去都会有不想归来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在不断增加,同时也越来越害怕城市里复杂的人际关系,或者说这是因为我们是在追求一种单纯的存在,但迫于生活,家庭这些因素还是得回来的。因为你们出去通常会是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你不担心失去工作么?有钱没时间或有时间没钱,这个矛盾你怎样去协调?担心当然会有。目前好像也只有少数的旅行者能够以旅行养活旅行,但我是不属于其中的一员。目前我要进行长途旅行的唯一协调方法就是辞职,这也是许多旅行者的方法;攒够了钱就辞职出去,没钱再回来攒钱,陷入一种循环,直到你最终放弃。很多时大家都能在网上的旅游论坛看见有不少人讨论辞职出去旅行究竟值不值得这种问题,这依赖于你的价值观取向而定。你认为你还会走多久,会一直走下去吗这种问题真的不会回答,不知道何时厌倦或因某些情况而停步。就好像我的一位朋友打算明年再走一次长达半年的旅行就会停止专心去工作。但我很怀疑他回来后能否做得到。因为每次长途的旅行都会令自己的思想、精神有所改变,或者说都是一种机遇,会产生怎样的变化,都不在预料之中。无论旁人怎样去看,怎样去评价我们这类人,这都是我目前所喜爱的一种生活方式,直到自己觉得该停的时候才会停下。前天静心把上次野营时借的钱归还。算一下竟是已经半年过去。现在我已回复到大部分城市人的生活轨道里——休息,消费,娱乐。这座城市提供着五光十色的生活,张扬它永不停歇的疯狂。也许在心中曾有过翠郁的青绿,但是已经远了,我几乎要忘了它清香的气味。和静心说再见时,他正给一位旅途中的朋友打电话。我冲他挥一挥手,电梯门在我面前慢慢合拢,把一切分隔。他不属于这里,我们都明白。
    1. 商家友圈官方圈
      人数:8.1万
    2. 2A以上商家圈
      人数:8.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