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商盟

  1. 2.1万 成员
  2. 3.0万 人气

参与评论

    19年如一日,牛仔,我始终的追梦。

    帖子创建时间:  2012年09月17日 22:59 评论:8 浏览: 5641 投稿

    我是1993年参加工作的,高中毕业的我进入服装行业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这之前,我是一名乡村代课教师。

    我的家在靠近上海郊区的浙江嘉兴,那个年代,我们当地的服装厂都是乡办的,大多是和上海的服装公司搞联营。订单也来源于那些公司。由于我们服装厂规模的不断壮大,单子往往出现短缺。我在厂里从事行政,是厂部办公室的主任,呵呵,说是个不小的中层干部,实际就是个打杂的。常常跑在车间里帮忙包装,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才会坐到办公室听厂长训话。

    也是因为订单的不足,我们找到附近县市的一个集团公司开始做牛仔的单子,起初是出口美国去的童装,数量很多。我们没有埋夹的设备和人员,厂长就买来二手的机器,还从那个集团请了埋夹的师傅过来教,说是教,其实那些师傅都是拿两面工资的,这就是现在我们这里流行的插忙工的雏形。我们也没有水洗厂配合,就到嘉兴、海宁甚至到更远的常熟去洗。那个时候,为了赶货,我经常通宵。水洗厂也很累,我经常看到常熟的老板和老板娘清晨在上班前送货到我们这里。当年常熟到我们厂要开4个多小时啊。就这样,我们在当地开始了牛仔服装的加工和制作,后来我们这里的大部分埋夹工人都是我们厂里培训出去的,也算得上是当地的一个特色工厂。

    那几年,我们一直为这个公司生产。后来,香港的买家直接找我们做,因为配额的原因,出口放在四川的一个进出口公司。记得有一年年底,厂长要去那个公司收钱,我们供销科的一个小同事跟着一起坐飞机去的,回来时候在我们面前炫耀了好长一段时间。

    后来,我在这个厂里也转了几个行当,从行政做到财务,又做了报关员和业务员,后来成了这个公司的副总,主要就是负责接单。整整八年时间里,我基本就在和牛仔打交道。我们给日本的优衣库、美国的迪士尼、MUDD、还有德国、英国的好多品牌加工,我们自己也有了规模不大水洗厂,但水洗的水平并不好,大部分是常熟的水洗厂学习来的。记得有一次,我们给上海手帕进出口做手擦的牛仔裤,还专门飞过一批货到广东,当时,那边工厂的技艺和赶货时间真的令我咂舌,也才更深的理解了牛仔的魅力。

    我于2001年离开那个工厂,放弃了30%的股份投奔一个中日合资企业,在那里做贸易部的部长,后来又做了公司的副总。因为工作的主要职责是负责公司的采购,所以接触了更多的牛仔布工厂。周边的大部分面料厂都和我认识。我还跑到外地去考察,大连的营口、山东的邹平等地,为了讨教新型功能牛仔面料的开发,还去香港的中央棉织厂见业内有名的阮经理。虽然我们工厂当时的牛仔服装不是很多,但我对牛仔的眷恋依旧很深。

    2005年春节后,我到上海的一家进出口公司做总经理,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就是个生产经理,经常带着技术主管和QC去周边的加工工厂“救火”。做的是美国的订单,量都很大,大部分是全棉类的裤子,有粗纱卡的,也有灯芯条的,水洗相对简单,最多就是酵素石磨洗,只是对色很严格。我也常常在工厂熬夜,为了水洗的确认和赶货。那段日子里,和那些比我年轻的同事在一起打拼,衣着也不修边幅,往往迎着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目送集卡离开工厂,然后回宿舍洗漱一下又去赶场,真有点牛仔的味道。

    2006年,我在难以胜任中离开上海,又回到了家乡。我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做个服装贸易商。原来在上海认识的香港客人没有因为我的离开而放弃我,他们主动要我配合他们开发。知道我做过好多年的牛仔,就将一款女装牛仔订单发给我,记得应该有20几万条的单量。我让我朋友的工厂加工,自己备料。在非常艰苦的状况下,我完成了这个订单,虽然因为对配额的方向把握不好没有赚到钱,但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单牛仔生意。此后,我每年的牛仔订单都有100到150万条的数量,因为资金的关系,我和朋友工厂合作,直接开证到工厂,让工厂赚大头,我只提取很少的手续费。虽然很累,但也其乐融融。

    2010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当地的工资猛涨,我那些订单微薄的利润已经难以维系。我又开始寻找新的工厂来配合,我先后到安徽和湖南去开发,找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因为文化的差异和风土人情的不同,订单的操作没有那么得心应手了,碰过壁,也赔过很多钱,但我还在不断的探索和努力中。我坚信在产业转移和产品升级的过程中,孕育着无限的商机。

    十几年的服装生涯,也是我十几年的追梦。牛仔的精神就是这些年我矢志不渝的支柱。也许,前程漫漫,前途黯淡,但,我会噙着泪,一意走我的路。

     

    平湖市布朗服饰有限公司
    1. 商家友圈官方圈
      人数:8.1万
    2. 2A以上商家圈
      人数:8.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