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食品
  1. 9488 成员
  2. 2.2万 人气

参与评论

#一千零一个错误#电商创业两年生死劫(2)为找产品差点坠崖

最后编辑时间:  2017年05月17日 16:04 评论:71 浏览: 5810 投稿

我是曹操。

穹顶之下,处处雾霾。但中国土地上,却还有一片纯净圣洁之地——藏区雪域高原。

2015年,我开始创业,致力于做原生态、纯天然的药食同源食品。

那一年,我们开发出了高原雪梨膏,火爆食品养生微商圈。

但谁又知道,这背后经历了什么样的艰险。

现在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

undefined
梨花盛开的时候,最美)

 

以好货之名 重返金川

2016年1月12日,我半年中第三次进阿坝金川。

而此前,我的同事已经连续进去十余次了。

 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我们奔波在阿坝的高原上,在大河之滨、深山之巅,寻找着一户又一户能制作手工雪梨膏的老人。

在火堆旁,听他们讲述祖辈传下来的手艺,从柜子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桶桶熬好的梨膏,往返千里,将它们带回灰色尘霾袭扰的都市。

 

u=1226687011,1697522999&fm
(第一次到金川,漫山都是梨树)

 

在金川,我们已有了大量的朋友。但那次,金川的朋友们都劝我别进去。

路上下大雪,积冰厉害,金川的朋友金勇说。微信发了小视频,漫天飞雪。

不过,由这段时间全国各地雾霾严重,雪梨膏已临近断货,而订货的单子如雪片飞来,老顾客居多。马上要过年了,势在必行。

 微信图片_20170511142656

(寻找雪梨膏的山顶道路崎岖而危险,路上满是冰瀑)

 

12日上午八点半,我和同事赵云(花名)从成都出发,自驾。

沿途经过汶川、理县、马尔康,然后到金川县。近500公里,沿途是深谷、峭壁,不断滑坡的山体,藏族羌族的寨子碉楼,连绵的雪峰。美景与凶险并存。

过了理县后,便开始进入暗冰路段,沿途峭壁上是冰瀑,山上的流水下来,还在山腰上,便在零下七八度到十几度的气温中,凝结成了冰,因此形成了壮观的冰瀑布。

 undefined
(路面上是暗冰)

路面上则形成了几公分厚的暗冰,车开上去,一不小心就开始打滑。在一个下坡路段会车时,踩了了刹车,车子立刻开始“摇头摆尾”,待对面的车开过后,竟然在中间转了三个圆圈——道路一边是悬崖和冰冷的江水,一边是宽约2米的雪地和崖壁。我脑子里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是握住了方向盘,朝雪地冲了过去。

撞在崖壁上也好过掉在悬崖下挂掉——幸好,轮胎一进入雪地,就陷了松软的泥土层中,停了下来。

 

这也是此行的一个经验,如果没有装防滑链,冰路上绝不能踩刹车。

后来返回时,积冰更厉害,在一个绵延数公里的长坡上,堵满了车,下坡没法停住,竟然差点追尾。硬着头皮在冰路上超车,险险的与连续数辆车擦身而过。

回到成都,赵云直说,老天爷保佑,能活着回家太不容易了,得买彩票。

 

马尔康海拔较高,但金川号称藏区的“小江南”,位于河谷地带,海拔较低,在1950米到5000米之间。

因此,一过马尔康,往金川走,海拔就在逐渐下降,路面的冰雪渐渐少了。气温也在逐步回升。阳光晃花了眼。

大渡河在冬季相当温驯,缓缓流过,河水清澈见底,不见杂质。天空碧蓝如洗。河畔到处是灰黑色呈干枯状的梨树。

 undefined

它们并没有死。去年7月,我到金川时,看到的是无处不在的枝繁叶茂的梨树,树上挂满了婴儿拳头大小还未成熟的梨子。特殊的地理环境,高原纯净空气、纯净雪融水,孕育了海量的梨树,也撑起了金川“雪梨之乡”的名号。四月,漫山遍野的梨花,将迎来大量的自驾游游客。


75岁的申庭义住在大渡河畔。数十年的熬梨膏的经验,让他的梨膏质量在当地首屈一指。老人面色黝黑,但轮廓硬朗英俊。见面时,露出阳光般的笑。


 

手工制作雪梨膏,需要将梨子从树上踩下,趁着新鲜清洗然后沥干。

去把、去皮、削挖掉梨核,然后切成小块。用石磨磨成浆,然后放入大锅中,用柴火熬煮。并过滤至少两次然后继续熬。

如此,将果渣去除,只剩下雪梨的精华。

历时一日一夜,方得始终。

因此,中间人不能走开,得找个人搭档帮忙看火。

 undefined
(最初手作熬梨膏的场景,到现在,已是在无菌环境下生产)

雪梨要八月十五后,糖分才足,那时候十多斤梨就能熬成一斤膏。但在八月十五前,糖分不足,可能要三十斤雪梨才能出一斤膏。

真正是半勺雪梨膏,就是一只梨。

我们改进了工艺,当地熬梨,传统做法是用铁锅,但我们改成用雪白的搪瓷锅。熬出的梨膏,就没有焦味,色泽更亮。他还带了一个女徒弟张德凤,传授了同样的做法。她同样也是我们的供货商。

老申2015年熬了有数千斤梨膏,全被我们收了。村里其他几家亦然。后来远远不够,到现在,我们每月都要消耗掉几吨的梨膏原浆。

但那时,还处于初步阶段,于是,我们往更高的山上去找。

 微信图片_20170517091354

微信图片_20170517091412
(赵大娘捧出了一堆的梨子)

 

沿着盘山公路往上走,路是新修的,窄,路极陡。自动档的轿车,只能挂起二三十码的速度。山脚去县城搭车只要2块钱,但是租车上到山顶,至少40块。上下会车时,我感觉车轮已经踏到了悬崖边。

沿途,几乎都是梨树。在金勇的带领下,我们挨家寻访。

山上家家户户都有梨膏,驴友上来,尝了之后赞不绝口。他们的梨膏,除了自用,也主要是卖给游客。

不过,每家每户的雪梨膏口味都有所不同。我们的标准比驴友的更高,虽然都是传统手工制作,但有的过滤不彻底,有细小的果肉,有的柴火火候控制不好,有淡淡的焦味。这些,都在我们的选择范围之外。

在山巅,我们拜访了63岁的赵正强家。

这是个男人的名字,但却是位大娘。他丈夫是烈属,留下三个孩子,分别在成都、简阳和马尔康。她在家照顾着86岁的老母亲,和小儿子的不足岁的孩子。

 undefined

她家在山最顶端,比她家房子高十几米处,有一所小学。挂的名字是“园艺场村民活动中心”。已经放寒假了,但透过铁栅门往里,可以看到飘扬的五星红旗和远处的雪峰。

大娘介绍说,村里有2位老师,3个孩子。两位老师,一位是校长,一位是副校长。山上的孩子,都在这所学校里读书见我们来了,赵大娘赶紧拾掇出几个雪梨出来,虽然已经放置了一段时间,表皮略有些皱,但仍然脆甜可口。

 

 undefined

赵大娘的雪梨膏粘稠,在阳光下,透着红亮,能用筷子挂出一道瀑布。尝一口,极甜,带着雪梨特有的梨酸。

将雪梨膏从小院落里或背或抬,弄到大道上,我们都不停的大口喘气。毕竟这里是高原地区的山巅,氧气极其稀薄。

花了一天多,在山上挨家挨户拜访,终于收够了足够的雪梨膏。

这样凶险的收货,用赵云的话来说,跟玩命似的。但想要将雪域高原的好东西送到普通人家,这却是必然的。

时间一晃两年过去了,到现在,我们的产品已经包括了高原雪梨膏、金银花柠檬膏、玫瑰四物膏、红糖姜枣膏、逆时桑葚露、中医养生汤料等一系列产品,大部分已经进行了规模生产,但依然有部分产品在坚持手工制作。

undefined
手作,往往意味着缓慢、少量、劳作。

我记得在2016年,我在对客户的感谢致辞中说,谢谢你的懂得,和惺惺相惜的陪伴。让城市人远离雾霾袭扰,让山区农牧民有力前行。

9

我们的采源宝二维码,有兴趣的可以进去看看。希望在商友圈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成都三个火枪手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1. 商家能力成长官方圈
    人气:3.8万
  2. 1688商学院
    人气:18.3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