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

亞林 | 创建时间:2009年08月14日 13:51 | 浏览: 549 | 评论: 3
标签: 社会

水清則魚不來,因為水清便無微生物、水生植物、昆蟲滋長,當然就無養分囉,故水清就無法滋養魚類。另一層意思是水太清,則魚都被抓光了;水太清,則養分都流失了;魚兒自然無生長環境。

同樣地,一個人若是對別人要求太超過,就不能網羅住人才或著眼於大局。水太清則無魚,這是盡人皆知的道理;原因無非是水過於清澈,魚難以生存,以這引喻現實社會裏,人太精明而過分苛察,就不能容人,故人太察則無徒,亦顯得太無智了。

人太精明了就沒有夥伴也沒有朋友,因為精明者往往容不得他人有小小的過錯或性格上的小小差異,過分要求與一己的同一或者要求所有人一舉一動均需符合或者滿足一己的標準。但人總是有著各種不同的性格和待人處事的方式,除非是克隆體,否則永遠無法達到每事的一致性。因此出現摩擦以至矛盾、衝突就是必然的結果,此時如果不能以一種寬容的態度調和於其間,事勢就將無法收拾,結局便是人心不附,眾叛親離。

  凡事必求十全十美,固為「盡」,對人近乎吹毛求疵,亦為「盡」,須知「水清則無魚」,世間很難有十全十美的事務。年輕人凡事喜歡追求完美,本來並無不對,但求全的責備,往往會到處碰釘子,吃盡苦頭。

俟閱歷日深,看透世情,方知天道忌圓,月圓則缺;人事忌滿,滿則招損。老子也說:「大智若愚,大勇若怯,大辯若訥,大巧若拙。」便是叫人講求含蓄的藝術,不要給人看清自己的底子。

所以我們作詩填詞以委婉寄意是尚,唱歌則求餘音繞樑,品茶以舌留餘香為高,飲酒則求微醺薄醉為宜,務求從有餘不盡的境界,享受人生無窮的樂趣。話不可說盡,言詞率直而鋒利,極易如利箭傷人;若能懂得含蓄的藝術,以較為婉轉的語氣,大家必然會樂意接受。

對人處事留有餘地,便少了許多的紛爭和衝突,大家便可以和睦相處,所謂「和平養無限天機」,就是這個道理。我們做人處世,待人接物,講求忠恕敦厚之道,自奉則不奢侈,力求平淡恬適,處處要為自己留後路,事事為人留餘地,也就是做事,不要做得太絕,說話不要說得太盡。人有時要裝點糊塗、吃點虧,不算什麼,不要事事斤斤計較。

  水清了就沒有大魚,並非公開認同黑金勢力,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是不必太過於認真追究的!政務太苛察就不易讓下面的人親附,以至人事和諧,所以還是應當將法度放鬆點、簡易點,要寬容人家的小小過錯,只要大方向、大原則能夠掌握住、不出問題就算盡到職責了。魚的環境是水,不要過分清澈;以至無處藏身;人的環境是人際關係,不要過分緊張;以至無法相處。

過分清澈與過分緊張,都含有危及生存的因素,一旦危及到生存,就必須對所存身的環境有較好的要求,因此魚要求有水草、岩隙和樹枝等賴以藏身的空間,人也要求有寬和輕鬆的環境,要不然就都會引致對生命不利的結果。

水清則無魚,保持神秘是保護自己的最佳顏色;人類還是有一些小小的過錯,需被忽視的。政治是需要妥協的藝術,要在其中生存的人要有折衝妥協的能力;清廉無暇眼中容不下一點沙的人是不適合當政治人物的。

是故善念惡念皆為妄念!故當不取善、也不取惡;善念惡念一旦有所取捨,即是造作。造作之果,善念有善報、惡念有惡報,然善惡報俱在輪迴之中。善惡乃兩種極端,真正超越輪迴,仍須捨離善惡。

  水清則無魚,可是細菌卻處處有,人根本避無可避,只好相生共存;馬英九清廉自持,不沾鍋一生清白,如此謙謙君子,不是從政人才。一身書香、不是奸雄,也做不到梟雄,最後只能做個悲劇英雄,碰到一鼻子灰的下場。

玩政治縱橫捭闔,中國人表一套內一套,家事、國事、黨事、江湖事、天下事,事事擔心糾纏一起,台灣政壇大佬兩面三刀,連台灣的江湖大哥也自嘆不如,一臉淒酸話黑幫是政壇大佬的夜壺,有事的時候,找你出來,當污穢的東西除走了,他們便厭棄你,甩掉一邊。

政治圈是龍潭虎穴,在這裏搞出成績、不一定同流合污,也可以另闢蹊徑,花花轎子人抬人,只要堅持自我,雅俗共賞,水清雖無魚,反而可以看清大鱷魚,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世人皆求利,這是無法逃避的現實,只有認清這個事實,我們的情緒才不會受他人所牽動,從而影響自己的判斷力。我們只能高標準要求自己,不能高標準要求別人。水清則無魚,把人都得罪光了,不但自己落了個無情的名聲,也得不到別人的協助,如此的話,如何順利推動事務呢?

水清則無魚,政海和宦海污濁,魚影幢幢,按理隨便撒個網,都會有所收穫,但特偵組的網,始終不“恢恢”。執法權力那麼大,也信誓旦旦,行動時,收穫卻不成正比,特偵組的功能和作風,難道不抽象?

  處世不可或缺的藝術-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混沌中自有生機與生生不息。治亂世,用重典;重典治,世復亂;做人不要太清高,否則就不適宜生存在俗世中;當然也不應勢利諂媚而要正直處世,但有誰能置身其中,既無愧又灑脫;相信不是那麼容易吧!

人心特別混亂黑暗的現世,鮮少聽聞眾人同心行善,倒是常一起做不軌勾當;拒絕了還被訕笑不入流。勸請人家行善,就遭消遣「笨啊,甚麼時機了,還有錢佈施?」

在團體中同德易,同心更難;大德大義,求同是難上加難;此乃既生瑜,何生亮之瑜亮情節。偏執狂是求敗的內心空虛之人,自大狂是求勝的內心自卑之人;都是屬於精明至於苛察的人,

就容易防閑過當以至猜忌成性,由不能容人,最後發展到千方百計排陷他人,必然失去夥伴和朋友,結果是魚無法生存,自身也陷入孤立無援之境。別以為水清,魚就會生長的很好,只要你偷懶,不每15天換掉1/3的水,你眼中的清水其實已經變成酸水了,魚當然會生病。

水清固然不能混水摸魚,但生病總比摸魚好吧!窮得只剩下錢,那倒不如,富得只剩下朋友;因為心靈富有要比金錢富有來得更為重要。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阿里巴巴以商会友立场。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附上出处及文章链接。
3 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