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服饰论坛圈

  1. 10.6万 成员
  2. 24.4万 人气

参与评论

    两个女人一条路

    帖子创建时间:  2020年11月30日 10:34 评论:0 浏览: 72 投稿

     这几年,村里坑坑洼洼的土路全都修成了平坦的水泥路,自然要选个管护员出来,负责道路的清扫维护。这工作看着辛苦,却是份不折不扣的美差,郝丽洁和李大美两个人争着要干。可惜,路只有一条,人也只能选一个,经过村领导的考核,郝丽洁最后胜出,美滋滋地上岗去了。
      
      这下李大美可不高兴了,丈夫常年在外,土地都流转出去了,她正愁闲着没事,好不容易来了好差事,却被郝丽洁抢了去!李大美越想越窝火,就想方设法给郝丽洁使坏,不是偷偷往路上堆放垃圾,就是悄悄把垃圾桶推进水沟里。有一回她被郝丽洁逮个正着,郝丽洁问:“垃圾桶就在眼皮底下,你干吗非把垃圾倒在大道上不可?”李大美阴阳怪气地说:“我要是不往道上倒垃圾,你扫啥啊?总不能白白领这么多工资吧?”
      
      郝丽洁不跟李大美一般见识,一声不响地把垃圾清理干净了,望着郝丽洁远去的背影,李大美得意地哼起了小调。
      
      這天,李大美在家闲着没事,看着窗外整洁的道路,心里那股无名火又蹿了起来,就想再搞点破坏。正好床底下堆了不少杂物,多年也不曾清理过,她便随手掏出一双脏兮兮的旧皮鞋,扬手扔在了路面上。回到屋里,李大美的心情好了许多,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她的相好二柱子,但俩人正卿卿我我时,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李大美立刻被惊醒了,睁眼一看,外面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打在窗户上,竟是下起了暴雨。她坐在床边,迷迷糊糊地又想起了二柱子。他俩好了很久了,之前二柱子还给她写过一封信,她没舍得销毁,一直留着,就藏在一双旧皮鞋里……
      
      想到这里,李大美猛然打了个冷战,她刚刚扔在大道上的那双鞋,好像就是藏信的那双!如果被郝丽洁直接处理掉也就罢了,万一被人捡起来拿走,看见那封信可就麻烦了。终于,雨停了,李大美急忙跑到外面找那双旧皮鞋,可大道上干干净净空空荡荡,哪有什么鞋的影子?她又去看了看垃圾桶,只见那双旧皮鞋相依相靠着躺在垃圾桶里,她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可捡起鞋来掏了又掏,里面空空如也,那封情书不见了。
      
      “你拿着双旧鞋发什么愣?”
      
      李大美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郝丽洁,立刻堆起了笑容:“郝姐,这双鞋是你捡起来扔进垃圾桶的?”
      
      郝丽洁冷笑道:“是啊,你要是不往大道上扔垃圾,我还真就没啥事干了。”
      
      李大美红着脸说:“郝姐,你别往心里去,以前是我不对,都怪我这张破嘴瞎说!我问你,你看见皮鞋里的东西了吗?”
      
      郝丽洁点了点头:“看见了。”见李大美吓得一哆嗦,她又说:“里面的东西我看得清清楚楚,本来打算还给你,可刚才在河边洗手时,它掉进水里被冲走了。”
      
      李大美本以为自己做的事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还是露出了马脚,事到如今,必须把郝丽洁的嘴封住,不能让她把事情宣扬出去。从此李大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但不捣乱了,还主动帮助郝丽洁清扫路面,搬运垃圾,再苦再累也不吭一声。郝丽洁是个厚道人,她想:虽然我手里有她的把柄,可也用不着她每天白白替我干活啊!她越琢磨越过意不去,就真心对李大美嘘寒问暖,像亲姊妹一样。一向没啥朋友的李大美也终于有了个能说话的人,俩人越发亲密了。
      
      这天,李大美在屋里发现一只老鼠,刚要抓它,却见它一头钻进了床下。李大美忙把床下的东西全都掏了出来,最后在一只旧皮鞋里找到了鼠窝,老鼠被“就地正法”后,她惊讶地发现,老鼠絮窝的材料是堆纸屑,从支离破碎的字迹来看,正是二柱子写的那封信!原来藏情书的是此鞋而非彼鞋,当初郝丽洁根本就什么也没看到,是故弄玄虚,借机“敲诈”,害得她李大美当了这么长时间的义工!顿时,李大美怒火中烧,她卸下“精神负担”就有了底气,立刻打算去找郝丽洁算账。刚要出门,却见郝丽洁匆匆地朝她家走来,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她把脸一沉,双手叉腰,劈头就说:“你来得正好,我问你件事……”
      
      没等李大美把话说完,郝丽洁抢过话说:“我也有一件事问你。”
      
      “我先问你!”
      
      “我的事急,还是我先问吧,现在乡村道路升级,管护标准也提高了,要增加一个管护员,领导让我再找个人,我问你,你想干不?想干的话我马上报上去,人家还等我回信呢。”
      
      真是美事从天降,李大美一身威风荡然无存,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满脸堆笑地说:“我干我干,郝姐你快给我报上去,快点,别耽误了!”
      
      “好吧。”郝丽洁当场打了个电话,把李大美的名字报了上去,这才问道,“大美,你有啥事?说吧。”
      
      “没、没事了,真的。”
      
      郝丽洁嗔怪道:“你这个人真是有毛病,一阵风一阵雨的。”说着,她帮李大美把屋子收拾了一下,两人一同干活去了。
      
      李大美终于当上了道路管护员,有了不错的收入,也找回了自信,她打算给郝丽洁买份礼物,想了很久却不知道买什么好,最后在银店打了一枚银戒指。一枚银戒指不值多少钱,可她却下了很大的决心。原来,当初郝丽洁的丈夫送了她一枚花纹别致的银戒指,李大美也喜欢得不得了,有次趁郝丽洁在河边洗衣服,摘了戒指的工夫,李大美鬼迷心窍,悄悄把它拿走了。当时李大美一口咬定不是自己干的,还假惺惺地对天发誓,说戒指肯定是不小心掉在河里了,如今她想起郝丽洁的好,心里愧疚,就想把戒指还给她,跟她道歉。可偷来的东西不敢露面,东藏西掖,怎么也找不到了,李大美索性叫人原样打制了一枚。
      
      然而,郝丽洁拿到戒指后却大惑不解,皱着眉问:“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的戒指不是已经找到了吗?”李大美顿时惊讶不已:“找到了?在哪找的?”
      
      “不就在那只旧皮鞋里吗?你还刨根寻底地问过呢!”
      
      原来,那天郝丽洁拾走李大美扔在路上的鞋子时,看到一枚戒指从里面掉了出来,捡起来一看,正是自己丢的那个。她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但戒指已经找到了,她便不打算追究,就默不作声地收了起来,李大美问她时,她就一语双关地谎称“丢”在河里了。
      
      李大美恍然大悟:“咱俩说的不是一回事,那天我问你的不是戒指。”郝丽洁一头雾水:“不是戒指又是什么?”
      
      李大美满脸绯红,支吾了半天说:“郝姐,我不把你当外人,就实话告诉你,你可千万千万为我保密。”听完李大美的话,郝丽洁也说了实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和二柱子的事谁都知道。姐姐我可要提醒你了,以前你在家闲着,难免生出些乌七八糟的事情。现在你有份正经营生,日子越来越有奔头,可得好好过,别做那些糊涂事啊。”
      
      “嗯,我记住了。”
      
      一条大道,被两个女人扫得干干净净。

    泰州德泰消防科技有限公司
    1. 商家友圈官方圈
      人数:8.1万
    2. 2A以上商家圈
      人数:8.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