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理财论坛圈

  1. 2.3万 成员
  2. 12.6万 人气

参与评论

    玫瑰护手霜

    帖子创建时间:  2020年04月13日 15:26 评论:0 浏览: 91 投稿

    丈夫去世后,丛婶在医院当起了护工,第一个服务对象就是丰婆婆。婆婆八十多了,病多钱少,还常拖欠工资,入院这么长时间,也没见有人来看望过她。这样的主家,没人愿护理,可丛婶不但接了手,还尽力服侍着。
      
      这天,丛婶刚给老人喂完药,老人拉住她的手说:“闺女啊,看你忙得手都皴成这样了。婆婆没钱,但有护肤秘方,来,我给你抹。”说着,她从一个小瓶里倒出些膏体,细细地给丛婶抹开了。
      
      丛婶惊讶地问:“什么药膏,这么香?”婆婆得意地一笑,说:“是我自制的玫瑰护手霜,都说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嘛!这香味儿最独特、最持久,擦了它,以后有什么事,婆婆我会保佑你的。”
      
      正说笑着,手机响了,是丛婶的小姑子阿芳打来的:“咱爸病又犯了,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刚才还喊你的名字,说你再不回来见他,他就不认你这儿媳了。”
      
      丛婶的公公以前是和他们夫妻俩同住的,生活起居都由丛婶照顾。可自从儿子病逝后,公公就又搬回了老家。老爷子平时身体还算硬朗,但前阵子中风了一次,身体就一直不太好了。
      
      挂了电话,丛婶急得直掉泪,丰婆婆见状忙说:“事有轻重缓急,你呀,赶紧回去看看吧!”见婆婆“放行”,丛婶关照了其他护工姐妹几句,就收拾东西启程了。
      
      马不停蹄赶路,到公公家也已是凌晨。进了屋,丛婶直奔公公床前,一把拉起了老人的手。公公从睡梦中睁开了眼,迷迷糊糊地问了句“回来啦”,就又睡了过去。
      
      见公公气色尚可,手也热乎乎的,丛婶放心了些,这时手机又响了,里面传来丰婆婆惊恐的叫声:“你、你快回来!”
      
      听声音,丰婆婆那边肯定出了大事!丛婶一急,拎起刚放下的包就往外走。阿芳看了她一眼,说:“非得现在走?”丛婶点点头说:“我去去就回,爸爸这边就辛苦你先照看着了。”
      
      赶回医院,天已擦黑。一进病房,丛婶愣了:屋内塞满了人,都是丰婆婆的子女。原来,丰婆婆当年早早地将财产分给了儿女们,可儿女们各自算计着,都不知足,怪丰婆婆偏心眼,气得丰婆婆住进了医院。昨天丛婶走后,丰婆婆又发病了,为防万一,医生叫来她的子女。子女们怕丰婆婆死了,万一还有什么私房钱,就没法分了,于是都赶来了。大家围在丰婆婆床前又吵得不可开交,丰婆婆吓坏了,这才给她唯一信得过的丛婶打了电话。
      
      丰婆婆拽紧了丛婶的衣角,不知所措。众人见来的不过是个护工,又吵开了,甚至动了手。一片鸡飞狗跳中,医院报了警,警察将众人带离了病房。
      
      病房内,丰婆婆苦笑着,有气无力地说:“闺女,让你见笑了……现在,我觉得咱俩的缘分也要尽了,我给你一样东西,你以后用得着。”说着,她从怀里取出个信封,从中刚抽出张纸,突然不知从哪儿钻出个人,一把将纸和信封抢了去。
      
      这人是丰婆婆的小儿子,这小子精明至极,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怕婆婆还留一手,就没跟着警察走,悄悄隐在暗处监视。
      
      这是什么?小儿子看着纸,愣了,上面有六味料,是什么“玫瑰七克、茶油二两、蜂蜜九勺”等等。丛婶气愤地说:“这是玫瑰护手霜的配方!”小儿子“哼”了一声,将纸丢在地上,又从信封里抽出一张银行卡。他正要逼丰婆婆说出密码,就听丛婶一声惊叫:“婆婆昏过去了!不好!快,快叫医生!”
      
      当天夜里,丰婆婆去世了,几天后,丛婶也回到了公公家。在床前,丛婶拉起了公公的手,却被公公一把甩开:“现在才回来?晚了!镇上那套房产我给阿芳了。”
      
      公公早说过,子女们谁孝顺,那套房产就归谁。几个子女平时各忙各的,很少来看他,倒是丛婶这个儿媳对他照顾得最多,也是他最认可的。病重之际,他想早早地把房本交给丛婶,谁知盼啊盼,儿媳连面都没露,倒是小女儿阿芳机灵,这两天都在跟前服侍着。公公一气之下,就将房本给了小女儿。
      
      “爸,您别生气。”丛婶说,“其实前几天我回来过。”
      
      公公余怒未消地说:“嗯,我倒是梦见你回来过!”见公公孩子气的样子,丛婶笑了:“不信您问阿芳。”可阿芳却顾左右而言他:“行啦,你回来就好。这阵子我忙坏了,也该轮到你尽孝了。”说着,她竟匆匆走了。
      
      丛婶傻了,公公见状也一叹,接着就是一阵咳嗽,咳过后他用手擦擦嘴巴,却又愣了好一会儿……
      
      接下来的日子里,丛婶一心一意看护公公,公公的病倒不重,只是人却越来越糊涂。这天,他竟将丛婶认成了阿芳,还神神秘秘地说:“阿芳,我还有张二十万元的存单,我想好了,将房本给你嫂子,把存单留给你……”
      
      看来公公是糊涂了,连房本早给了阿芳都忘了,但事关重大,丛婶也不敢怠慢,忙给阿芳打了电话。
      
      阿芳听丛婶一说,就带着房本赶来了。碰巧有几个本家长辈来看公公,于是当着众人的面,公公把话又说了一遍。话音未落,阿芳已掏出了房本,说:“爸,就依您的意思,房本归我嫂子,您把存单给我吧。”
      
      众人见状,都暗叹阿芳精明:小地方二手房顶多十万出头,比存单差远了。再看丛婶,却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真是个笨媳婦!
      
      不料公公拿过房本,变了脸:“我一穷老头子,哪有啥存单?阿芳你呀,精明过头,连我都骗!”原来那天,阿芳没承认丛婶回来过,可公公事后有些疑惑:屋内没外人,手上怎么有股淡淡香气呢?待到丛嫂回来后再握他的手,那香味又散发开来,他才明白了:那天不是梦,是丛嫂真回来过!而且握过他的手,才在他手上留下了这种独特的玫瑰香。
      
      公公想明白后,怒了:为了点家财,阿芳对自家人都使诈,太过分!可房本已落在她手上,若硬讨,怕是不成,于是他假装糊涂,利用阿芳的精明,用不存在的存单,将房本套了回来。
      
      呵,难道真是丰婆婆在天之灵保佑?丛婶有些感慨,一转头,却发现阿芳的脸色难堪极了。丛婶想了想,就拒绝了公公递来的房本,说:“爸,房本就给阿芳吧。我在医院看到过子女们为争家财斗得不可开交、活活将老人气死的场面,我不想这事在咱家出现。”
      
      众人感慨不已,这时,突然听外面有人喊:“丛婶在家吗?”
      
      来的是丰婆婆的小儿子。他抢了那张银行卡却没密码,又不想惊动其他人,于是苦思冥想找法子。也是他精明,想到老人家记性不好,密码说不定会写在什么地方。他想到了丛婶手中的那张护手霜配方:六种配料后都标有用量,那些数字组合起来,说不定就是密码!于是经过打探,他提礼上门了。
      
      “配方我想拿回去,也算留个念想。”丰婆婆的小儿子拖着哭腔说,“您开个价吧!”丛婶掏出配方,说:“配方你拿去就是……”
      
      没想到丛婶这么好说话,小儿子喜出望外,拿了配方头也不回地跑了。丛婶望着他的背影叹道:“那张卡上哪有钱?不然丰婆婆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欠我的工资……”
      
      众人听了事由后,都唏嘘着散去了。见屋里只剩丛婶了,公公从枕下掏出一张东西:他还真有张二十万元的存单。
      
      “这是我一辈子攒下的,交给你,我也放心。”公公说着摇了摇头,“不过你呀,怎么说呢,什么都好,就是欠点精明。”
      
      “您怎么跟丰婆婆说得不一样呢?”丛婶一边嗅着自己手上淡淡的玫瑰香,一边笑着红了眼眶,“丰婆婆她老人家常说,人若精明,便不聪明呢!”  

    宜兴市天顺塑业有限公司
    1. 商家友圈官方圈
      人数:8.1万
    2. 2A以上商家圈
      人数:8.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