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服饰论坛圈

  1. 10.6万 成员
  2. 24.3万 人气

参与评论

    这,才是服装创业者的男人

    最后编辑时间:  2020年03月15日 11:59 评论:54 浏览: 7747 投稿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这星光闪闪的服装创业日子,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 汪小闲

     

    undefined

     

    一旦你进来做服装,就会无可避免地变成一个丧货。

     

    “青年危机”也许比“丧”更合适概括这个状态,但本质都是一样的:25岁这一年,生活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稳定,事业有了着落,感情也再洒不出新鲜狗血,然而人却出乎意料地颓了。

     

    焦虑,迷茫,浑浑噩噩,不想 lean in,只想 lie down,身上好像裂了条缝儿,对服装创业的热情正顺着它一点一点呲溜出去——而每呲溜出去一点,人就更丧一点。尽管赚点钱、见见老汪、吃吃美食整整容,甚至入选一回福布斯30under30,都或多或少能延缓呲溜的过程,但成为丧货是无可避免的。只要身份认同危机没解除,自我实现压力还在,我们就会恒久地丧下去。

     

    每一个服装创业者的心中,都有一个逃离服装店的梦。

     

    虽然他们四五点钟起床到四季青抢货,打包,发货,配货,导购,算账,无所不能,但是对诗和远方,她们还是有期盼的。

     

    原因是活得太糟心了。这半年不光实体店生意一般,原本火热的网店也开始没什么生意,创业,越来越糟心了。不念着点诗和远方,服装创业有时候真觉得绷不住、马上要塌了。

     

    “活得很糟心,今年一定要去旅行,”拉下女装店的卷闸门,你暗暗发誓:“要去一个充满异国他乡的情调的地方。”

     

     

    男友老汪心领神会,买了两张去丽江的机票。

     

    丽江是80%的服装创业者的选择:它简单,不用办签证;又便宜,四季都能去;最关键的是假请得少,符合服装店小狼狗的人设。

     

    回想十年前,20%的服装创业者是不屑于去这种地方的。他们的选择要高级很多,比如巴黎。

     

    对,巴黎,不能再远了。机票超过5000块的地方,服装创业者就要掂量掂量了:下沙高教园那套loft小户型,还指望着你还房贷呢。七夕节马上来了,买礼物又得花不少钱吧?这个月的消费配额还够我喝一杯星巴克缓解压力吗?唉,创业,糟心。

     

    那么你,老汪,作为服装创业者的男朋友,派上用场的时候到了。你要一跃而起,舒缓都市生活之下女装店老板娘背负的巨大的压力。

     

    你该怎么办?

     

    你带她去旅行。

     

    旅行前的准备和计划一定要做好。别的小公主喜欢意外和惊喜,但服装行业里的女汉子不行。

     

    服装行业里的女人不爱潇洒爱稳妥,讲究手里有粮,心中不慌。你什么都不做,任由旅行中意外和惊喜发生,惊吓到她,她会跟你分手。

     

    永远不要低估她们脑中意外和惊喜的底线在哪里。你把攻略做好,把机票、酒店、行程、吃饭等等都安排好,当你在路上遇见的每一只蚊子,你都知道它们要叮你的哪里,你就过关了。

     

     

    这,才是服装创业者的男人。

     

    行程要先安排好:不要带服装创业者去银饰店和腰鼓店,她们会告诉你店里200的东西,你去环北或者东升小商品批发市场,只要20块;也不要带她们去爬雪山过草地,开服装店平时加班很多很累。休假,就只喜欢就地躺平。

     

    带她去咖啡馆和酸奶店吧。女人们喜欢在那里躺倒,懒洋洋地连上wifi,发朋友圈。一边向身在服装店的微学院群里的姐妹们晒自己高贵优雅的生活,一边恶狠狠地屏蔽掉那些身在罗马和巴黎的连锁店和品牌服装店的老板。

     

    对,发朋友圈,是服装创业者旅行的终极目的。

     

    一路上,她会命令你给她拍照。而让你拍照时,她真的不在乎山拍得全不全、景深够不够。她要你把她拍好看。

     

    这件事实现起来很难:因为在服装店拍的衣服实在太多,笑的太频,往往年纪轻轻就挂满了一脸的褶子;发型多毁在流窜在乔治,永琪美发店里的andy、tony等理发师手里。

     

    所以听话,不要拿单反拍她,不要让高清的摄像头戳穿她撒给自己听的谎话。你要贴心地帮她下好美颜相机,美图秀秀,买好自拍杆,在咖啡馆坐一整天,心平气和地看她修图。

     

     

    这,才是服装创业者的男人。

     

    吃,对服装创业者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在服装店天天吃外卖,每天看到铺在桌子上的报纸,你几乎都能吐,终于能下馆子了,服装创业者的双眼像两个燃烧的黑煤球,红彤彤放光。

     

    当然,更重要的是给吃的拍照。女人不点头,你千万不要乱动筷子破坏队形。等她拍完单盘照,拍完全家福,你再动嘴。难得下趟馆子,还不兴人家多拍点照片,在记忆深处保存一丝旅行的余温么?毕竟下次来旅行,少说也得半年后了。

     

    吃不完不要打包。她求你骂你打你踹你,都不要打包。你捉住她的手,义正言辞地说:做我的女人,还委屈你吃饭打包?

     

    原因是回杭州以后,这种姿态再做起来,就矫情了。回杭州以后你们会经常打包的,不光从外面往家里打包,以后免不了还要从家里往外面打包。杭州的食品安全越来越不让人放心了,这种姿态在外面演一演,互相感动一下,就好了。

     

    夜幕落下了。这真是一场完美的双人旅行,服装创业者忍不住感叹。玩了一天,或者说,发了一天朋友圈,你们心满意足,要回酒店了。酒店是个大问题,其实,情侣出外旅行,最重要的事只有一件,而酒店直接影响了这件事的质量和数量。

     

    不要住价格不菲的精品酒店,那是给汪老湿那样叱咤风云的行走ATM机准备的。一夜住掉你服装店半个月收入,就算你答应,她都不答应。

     

    这钱要是在湖州郊区,都够买小半个平米了!服装创业者声色俱厉地训斥你。

     

    也不要住青旅。青旅会毁掉你关于诗和远方的全部幻想。全中国80%约炮KPI,都让丽江的青旅背了。那里,每一个房间的每一寸肌肤,仿佛都可以摇出声音。几个晚上住下来,服装创业者顶着黑眼圈崩溃了:活着干吗?我星巴克呢?我要回血!

     

    还是住客栈吧。古城,客栈,很神秘,有气氛,有文化,价格适中,经济适用,完美贴合服装创业者的文艺气质。晚上房门一关,还以为双双穿越回古代,『官人』『奴家』那么一喊,也可以酣战几百个回合了。想到第二天就要作别这诗意的生活,返回杭州踏入四季青的人山人海,两人都格外卖力。

     

    酣战中,服装创业者有些朦胧,忍不住想:『那杭州市中心一平米,大概要多少银两?』

     

    你不要回答她——难得逃出来几天,就别惦念那糟心的生活啦。你尽管纵情耕耘吧!因为这,才是服装创业者的男人。

     

    所幸,丧不是无药可医。25岁这一整年,或许你曾许多次丧到怀疑做服装的意义,能撑到现在并且情绪稳定,除了旅行和打炮,一套行之有效的自救方法必不可少。

     

    老汪特地来分享一下自己的渡劫经验,希望惊觉像我们微学院服装社群一样挣扎在青年危机泥潭里的人,我想,这才是服装创业者的男人。

     

    首先要降低预期。对自己,对别人,也对生活本身。人的绝大多数痛苦都源自预期过高,年薪百万了就总觉得要储蓄过亿才算成功,在下沙有了小开间,又盼着杭州市区的大平层。过于宏大的目标是给自个儿找不痛快,是逼自己进行自我否定。降低对别人和对生活的预期也是一样:年轻人太容易把社交上的挫败和生活中的不顺利归因到自己身上,用他人的态度和种种不可抗力否定自己。而人一旦开始自我否定,就很容易被丧气盯上。降低自己的预期,是从泥潭里脱身的第一步。

     

    要摆脱一直以来游戏、电影、电视剧都在持续灌输给你的那个道理:生活是打怪通关,走两步就能捡到宝贝,一段剧情之后就该升一级。小时候我们大可以这样想,那会儿我们骨头还在拔节,目之所及都是新东西。而成年之后再这样想,生活的相对静止就会把你逼疯。要知道,三次元的戏剧性远远不如二次元,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主人公,都有一条故事线——大多数人的生活都是普通的,即便是活得再不普通的人,他们的日常生活同样困于庸常。

     

    少去思考那些宏大的命题。人为什么活着?幸福到底存不存在?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这些问题大多是无解的,想太多只会把你逼进死胡同。不要总是一个人呆着。多交朋友,加入微学院服装社群,跟着老汪一起疯,多和朋友保持联系。一起玩,一起自拍,一起去网红餐厅排队,一起聊八卦吐槽同事,去感受生活最琐碎的一面,这些琐碎能帮我们从自己脑海中悲怆的背景音乐里抽离,从而察觉到那些宏大命题的可笑。

     

    多去爱人。别害怕丢脸或受伤。爱情是少数能凭一己之力点亮丧货的整个世界的事物,心跳的加快,瞳孔的放大,血液向生殖系统下涌,这些都是最原始的东西,也只有最原始的东西才具有这种力量,能使我们整个人焕然一新。实在没有机会爱人,爱猫爱狗都是好的。毛茸茸的东西让我们心底爱意奔涌,铲屎的过程又能激发我们的怒意,这样的情绪波动远胜过持续且稳定的“丧”。

     

    要积极生活,哪怕只把它当作一种表演。早睡早起,坚持运动,每天喝八杯水,按时按点吃饭,有病痛就上医院按时吃药,心情不好就对着镜子默念“加油”,你妈妈的唠叨不是没有道理的,瘫倒固然是更令我们舒适的选择,但人都有惯性:总瘫在那儿,也许有一天我们真的就起不来了,而习惯了表演积极的生活,人的态度也多少能潜移默化地变得积极一点儿。

     

    最关键的是,不要自怜。和你一样经历着这些痛苦的人有很多,你到微学院服装社群看看,你会发现,大家的服装创业日子,都不容易,而更多的人压根没有为这股丧劲儿哀嚎的心力。搬砖的小伙儿在搬砖,盖楼的大叔在盖楼,刷盘子的小妹在刷盘子。他们并非没有我们这些烦恼,但当生存成为第一要义,烦恼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奢侈。能感受到“丧”,能有意识去谈论“青年危机”,你就已经站在了金字塔的塔尖,是这个国家最幸运的前10%。

     

    以上这些方法说起来都非常容易,但要做到,每一条实际都极难。单说“自己不是主人公”这一点,老汪至今都无法全盘接受,而每每熬夜到凌晨三四点钟,有关生命意义的怀疑也总会和沮丧一起浮上来。在所有这些疑问被解答之前,在下决心和自己和解之前,我确信自己会恒久地“丧”下去。但好在其中有那么几条,也在持续地支撑着我,如果你也在度过这么一段“青年危机”,自我感觉有点丧,希望它们也能给你力量,这才是服装创业者的男人,你们最爱的汪老湿。

     

    新关注2020

    杭州归客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1. 商家友圈官方圈
      人数:8.1万
    2. 2A以上商家圈
      人数:8.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