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营销官方圈

  1. 2.0万 成员
  2. 2.4万 人气

参与评论

    供春紫砂壶的历史文化(第210期)

    最后编辑时间:  2017年11月04日 14:14 评论:0 浏览: 212 投稿

    草创期的紫砂陶器,从使用的陶土到制坯工艺,均沿袭宜兴日用陶器生产的路子,只不过砂土更加细一些,制作更加精一些而已,甚至是夹杂在缸、瓮中一起烧成的。有些器皿表面还是上釉的。当然更谈不上有作者的款识了。

     

    紫砂陶器从诞生的那天起,就是日常用品,包括紫砂壶。只是后来由于热爱工艺的文人参与,才使紫砂壶及其他一部分紫砂器成为工艺品,其中的翘楚更成为收藏者梦寐以求的艺术品。undefined

     

    如一把2004年拍卖的明代紫砂提梁壶便如此。壶砂质略粗,呈紫褐色,近底处有一块壶壁发红,当为练泥不匀、泥的化学成分不同所致。壶体与壶盖造型规整,但矮提梁与壶体连接处痕迹明显,尤其是弯短流制作稚拙,凹凸不平,足见其时成型工艺尚未成熟。壶体釉面沾满窑灰,显然系与缸瓮混烧。这把壶高29厘米,应是用来煮茶的。令人称奇的是壶底竟刻书“金沙内用”四。难道是金沙寺僧人的作品?抑或金沙寺定制之物?

     

    据周高起《阳羡茗壶系》记载,明正德年间(1506-1521年),宜兴湖汉镇金沙寺的一位僧人,也许觉得“金沙内用”紫砂提梁壶不能用来泡茶,便凭借经常与做缸瓮的陶人相处学来的技艺,自己动手制作起可以泡茶的改良型紫砂壶。他收集较细的陶泥,加以澄练,手捏成胎,用陶身车规范成圆形,使之中空,然后加上壶嘴、壶柄、壶盖及盖的,夹在缸瓮中附陶窑烧成。这位不知姓名的金沙寺僧,便成为中国有文字记载的砂壶制作第一人。undefined

     

    近年在金沙寺西北一千米余的任墅石灰山麓,发现了一处以烧造缸器为主的明代龙窑群,也有相当于明代中期的紫砂器残片出土。这说明金沙寺僧和其徒弟供春制作紫砂壶供春紫砂壶之事,并非空穴来风。

     

    金沙寺僧所制砂壶没有留下款识,当然也就无法考证其有否传器了。 供春,乃四川学政吴颐山的家僮。吴末中进士前,曾寄读于金沙寺。undefined



     

    供春随侍之余,拜金沙寺僧为师学制砂壶,并将陶人造缸之内模法移用于制壶。其新制茗壶,款式不一, 皆周正古朴,堪称典范,明末散文家张岱这样评价:“宜兴罐以龚春(供春)为上,……直跻之商彝周鼎之列而毫无惭色。”无怪乎徐喈凤所撰之《宜兴县志》记:“供春制茶壶……海内珍之,用以盛茶不失元味,故名公巨卿、高人墨士恒不惜重价购之。

     

    ” 周高起也说:“予于吴迴卿家见大彬所仿,则刻‘供春,二字。”作为童仆,供春未必能自己题铭,很有可能为吴颐山代笔。供春后来“久而成名”,不再做仆人,专司制壶,还带徒授艺。“其弟子所制更工,声闻益广”。 (《五石匏》)这肯定是得到吴颐山应允的。undefined

     

    可见,紫砂陶从其草创期起,文人就是直接或间接地参与创作的。这一传统一直延续,生生不息。 供春紫砂壶,早在清代吴骞编《阳羡名陶录》时就未曾见过了,吴并为之终身遗憾。稍后的文人、砂壶收藏家张延济也在《清仪阁杂咏》中感叹:“这个瑰宝,世间已经不复存在了!”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由储南强捐献的供春款树瘿壶,其制作技法和烧成工艺,都不像是草创期的作品,是否供春壶,颇值得思量。

     

    不仅供春,而且连供春之后劲——万历年间的董翰、赵梁(赵良)、元锡(袁锡、元畅)、时朋(时鹏)、李茂林(李养心),都未见有传器。

    图文:宜兴得一斋

    编辑:《紫砂藏器》得一斋编辑部

     

    宜兴得一斋文化艺术品发展有限公司
    1. 商家友圈官方圈
      人数:8.1万
    2. 2A以上商家圈
      人数:8.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