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淘乐居

  1. 3508 成员
  2. 1868 人气

参与评论

    书画高仿品是在普及名画还是扰乱市场!

    帖子创建时间:  2013年01月09日 09:12 评论:2 浏览: 1841 投稿

      “高仿品”收藏骤然升温忧喜参半

        明明是“假画”,但是有众多书画文物界名家交口称赞;明明是复制品,却能作为拍卖行中鉴定古画真伪的标准;明明是中国的传统艺术精华,但是大发其财的却是一水之隔的日本企业——广州的展览刚刚落幕,日本“二玄社”的数百件中国历代书画复制精品展又在贵阳开幕。自1996年,旅居新加坡的苏绣女士将这一日本古代书画复制品牌引进中国大陆以来,这批以台北故宫博物院馆藏名画为主的复制品已经走遍北京、上海、广州、天津、沈阳、西安等几十个城市,成为上百场展览的主角,财源滚滚而来。

        众所周知,收藏讲究的是一个“真”字,能把复制品做成一门大生意,并且“返销故土”,不能不说是一门艺术。

     

        大量名家代表作被复制

        二玄社是日本出版界一家50多年的老字号,以经营中国传统文化典籍出名,名画复制在其来说,也是出版的一个分支。多年以前,该社的主持人渡边隆男参观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后,被馆藏的中国历代书画精品深深震撼。他希望能复制出版,然而这些书画年代经久,色调、质感等都有一种独特的厚重感,寻常技术难以胜任。

        二玄社与某公司合作,特制了一台全长5米、高宽各2米、重达3吨的全自动照相机,运到博物院开始首次拍摄。底片是特制的,除了特别大的画作需要拼贴之外,通常情况下,原作多大,底片就多大,以保证能够“一比一”地还原原作的细节。印刷时将原片分解成八色乃至十二色(一般印刷为四色),制作对应各种色调的印刷原版,反复进行试印。然后去台北对照原迹,回来后又重新开始。一般一幅画需一至两年完成,最长的达16年。印刷材料也很特殊,是以某种西洋纸和非洲进口的原料混合,再辅之以特殊的材料使其产生柔软的触感。从1972年到2002年,大规模的复制才告一段落。复制的400多种名画中,绝大部分是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珍藏,其余的来自北京故宫、上海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上海刘海粟美术馆、日本青山杉雨所藏中国近代书画以及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英国大英博物馆等地。北宋范宽《溪山行旅图》、郭熙的《早春图》、崔白《双喜图》、李迪的《风雨归牧图》、赵干的《江行初雪图》、宋徽宗的《蜡梅山禽图》,王羲之、颜真卿、孙过庭、陆机、怀素的巨作及大量的宋元明清诸名家的代表佳制,都是复制的对象。

        “高仿”之“高”瞒过专家

        高仿品的水平之高,圈内有很多故事。比如,当年纽约中国艺术品春季拍卖会上,宋代画家郭熙名作《秋山行旅图》以143万美元为纽约藏家王季迁标得,为估价5至7万的20多倍。当时这件作品的真伪尚无定论,王孝迁表示,他就是将此画与二玄社复制的另一幅郭熙名画《草春图》各项细节一一参校,断定为真品,才敢断然出手。

        还有一个流传很广的传说是,当复制好的王羲之《快雪时晴帖》展现在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面前时,院长凝视良久,最后说:“这是本院藏库中的真迹,还用得着再看吗?”而在大陆某著名博物馆,复制的宋徽宗的《瑞鹤图》也瞒过了众多专家的“法眼”。

        我国著名的书画家和鉴定家启功认为:“经历数百年乃至上千年后,原作多已损坏,至少色彩灰暗,早已失去了原有的风韵,可这些复制品,都恢复了原作最初的色泽,简直整旧如新。”从利用价值来说,已称得上“真迹一等”。

        有业内人士指出,二玄社大规模复制台北故宫名画之举,本身也是一次绝佳的品牌营销。二玄社在日本出版界的规模和影响并不及小学馆等著名出版社。但在邻邦中国美术界却大名鼎鼎,几乎全赖“故宫品牌”的号召力。

        “高仿品”让名画走出“深闺”

        在文博界,古书画和其他文物的修复、复制十分常见。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这些年深日久的金贵藏品,经不得终日暴露陈列,因此很多博物馆就用高仿真的书画作为替代品展出。故宫博物院有关专家表示,中国的文物修复理念讲求“修旧如旧”,也就是修复的地方或复制品要做得与原作看不出差别。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风格、材料、笔意、技术,复制者都需要烂熟于心。如此制作出的复制品仿真度极高,对于非专业观众来说,已经足够提供欣赏古文物艺术所需的信息和细节。但是这些复制品从来只供内部使用,不会进入市场。

        广州画院院长方土表示,高仿复制品的出现,不仅为无缘亲历收藏观摩原作的艺术爱好者提供了能够目睹名迹神采的极好机会,即使对那些有缘观赏真迹的人士来说,也让他们能够集中欣赏原本分散各地的艺术珍品。对于艺术爱好者们来说,将这些复制品作为鉴赏或者揣摩古人笔意、临摹练习的对象,就是其最大功用。二玄社正是瞅准了市场的这个空当。上海书画出版社汤哲明认为,从技术角度不足以准确评估二玄社复制中国名画的意义,更重要的在于它与出版和文化普及的嫁接。

        记者了解到,二玄社为复制这批精品亏损了20年,如果没有对于市场走势的准确把握和投入的决心,是不可能坚持下来的。

        由于这批古画复制不易,二玄社开出的价格并不便宜,数千上万者比比皆是。即便如此,仍不乏问津者。从复制的第一张画开始就纳入市场轨道,是二玄社成功的又一秘诀。

        “高仿品”收藏:不管真假只要够抵

        如今文物高仿行当,已经成为一门越来越成熟的产业。国内已有机构与故宫博物院合作,精选了馆藏的十几套精美瓷器,限量复制,高价推向市场。之前在广州艺术博物院的展览,也吸引了很多人购买。还有拍卖行开设了“高仿专场”,“明码标价”拍仿品。“高仿品”收藏渐成气候。

        对于高仿品的骤然升温,有专家表示是正常现象。现代人随着经济和文化水平的提升,“附庸风雅”成为普遍现象。代表中国传统艺术最高水准的历代名画、文物,自然是所有人都眼热的对象。但是普通人要想收藏一件真迹谈何容易。在这种情况下,高仿品就成为了最好的替代品。就其价值而言,仿品无法完全重现原件的技术、工艺、材料,历史和文化价值更是无法相比,但其制作却能代表当代的高水准,仍不失为珍品。

        著名文物鉴定专家赵自强表示,高仿品收藏见仁见智,如果藏家觉得几千块钱买一个仿制花瓶值得,没有任何问题。这和“淘宝”买了假货不是一回事。

        从国外经验来看,高仿品的市场相当庞大。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副馆长王芳介绍,国外很多著名博物馆如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大英博物馆等,高仿品生产蔚为壮观。无论是文艺复兴时期名家的作品,还是艺术市场宠儿梵高等人的画作,都能找到复制品。这些复制品有的相当便宜,但限量高仿版价格通常就很高,上万美元并不鲜见。对于购买者来说,真假并不重要,只要“够抵”就行。

        放心“制假售假”需建立规范市场

        既然市场很大,为何只见一家国外复制机构将中国传统文化精华的“克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王芳认为,原因之一是缺乏资金。国内的博物馆虽然多有珍宝,但在现行的管理体制下,并没有多余的资金对藏品开发进行大规模投入。

        另一方面,文物收藏单位与企业合作的框架和法规等不完善。按照二玄社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协定,二玄社拥有这些复制品50%的版权,这种利益均沾的方式让它可以全力进行市场推广。在中国内地,虽然负责管理文物的单位有权就文物进行一定程度的市场化开发,但遇到和企业合作的层面,常常因为法规不明确,难于操作而搁浅。

        还有专家认为,内地一些企业着眼于眼前利益,在一些拍卖会上,将高仿品的“复制品”标识去除之后当作真品参加拍卖,干扰了真品拍卖市场。当然,与真品相比,仿品还是有差别的。专家认为,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的角度来说,古代名画由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来复制都不重要,关键看能不能得到最有效的传播。中国内地现在迫切需要建立规范的高仿品市场,在政策法规方面给予明确。这样企业和博物馆才能放心“制假售假”,普通人才能更方便地亲近艺术精品。而对于中国企业来说,首先要有做“百年老店”的心气。

     

    几年在古玩走俏收藏品市场的同时,文物复仿制精品(高仿品)开始成为收藏热点。尤其是2008年4月,由中国国家博物馆推出的20幅元、明、清古画和10款清朝官窑瓷器的仿制品,虽然价格不菲,却销售火爆,引起了收藏界的普遍关注。人们不禁要问:玩古历来讲究的是“求古”和“求真”,为何现在高仿晶却走俏市场?
            “高仿品”适应了市场的需求
           文物具有不可再生性。经过数千年流传下来的文物本来就十分有限,况且大都被各级文博部门收藏,偶有民间的珍藏,也早就被神通广大的收藏家或古玩商抢购。真正有价值、等级高的古玩市场上很难看到。有限的文物藏品与不断膨胀的收藏者队伍成为文物收藏市场的一大矛盾。长期以来,真假难辨一直是困扰文物市场的一个难题。2004年北京市曾清查了市内所有文物市场摊档,发现正在销售的“文物”绝大部分是赝品。其他城市古玩市场的情况也大致相同。赝品、假货的泛滥不仅令许多喜欢文物、艺术品的收藏者望而却步,也令文物市场的信誉扫地。现在收藏者有一种共同心理,就是有些东西只要说明是新的、仿的,喜欢就会买,怕就怕花了旧东西的钱买了个新货,物质、精神双损失。高仿品的出现使普通收藏者有了亲近“国宝”“珍品”的机会,其自身所具有的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潜在的增值空间也为收藏者们所看好。高仿品的走俏市场,是文物收藏者们由狂热、盲从开始走向理性、冷静的一种体现。
           从收藏高仿品的人群看,首先是一批具有高等学历、有固定经济收入和有较高收藏意识的知识分子:其次是企业的老板、企事业单位的管理人员和国家公务员:三是一批离退休人员:四是少数的工薪阶层人员;五是新加入收藏行列的人员。这几类人收藏高仿品的目的各不相同,有的是以收藏为主,用于消遣自娱、陶冶情操;有的是看中高仿品价格相对便宜并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作为一种投资;有的则是以盈利为目的,直接进行市场经营。正是高仿品的出现适应了不同层次的收藏者的需要,所以得到他们的青睐。如收藏高仿品就成为在外企工作的部分白领的一种时尚,他们打拼多年后,手头有了一定的积蓄,就开始把购买高仿品作为一种投资,同时作为陶冶性情的上佳选择。

           中国国家博物馆的调查结果显示,在国内购买仿制品的人群中,个人占40%左右,其他则为公司购买。而前者以欣赏为目的,有的则是作为赠送礼品。其实在欧美一些发达国家,人们习惯于花很少的钱买一些名作的仿制品置于家中,以美化家居环境,并定期更换。从这一角度看,国内的仿制品市场才刚刚起步,还有一个发展、成熟的过程,但随着人们对高仿品价值的进一步认知,相信收藏或投资它必将成为一股市场潮流和社会时尚。
           “高仿品”是古代优秀艺术的再现

           高仿品一般都是高技术含量的作品,其制作技艺几近或达到了真品的水平,因而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有别于粗劣的赝品,同样是真品的仿制,高仿品与赝品是有本质区别的。赝品是故意隐瞒其仿制身份的仿制品,以充当真品来出售,有刻意作伪和诈骗的性质。而高仿品是再现古代优秀的艺术品,仿制的主要目的是基于它的艺术性,艺术价值几近或达到与原物同等的水平。

           从历史上看,文物仿制自古就有,并在宋、明、清末民初,先后出现了三次仿古高潮,出现不少高仿精品。今日我们有幸看到的王羲之的《兰亭序》,就是昔日唐皇李世民请书法名家反复临摹的仿制珍品。宋代六大名窑中有很多器型是仿汉代器物的。北京、台北两个故宫博物院都存有明代永乐、宣德仿前代的作品。清代官窑大规模仿制了宋代汝、官、哥、定、钧五大名窑器物。同时明、清还出现了本朝仿本朝的作品,如嘉靖仿永乐、宣德的,万历仿嘉靖的;乾隆仿康熙的。至于民间,从宋代开始就出现了民窑仿官窑的作品。明、清和民国时期,都出现了相当一批高仿精品,达到几可乱真的地步。

           新中国成立后,曾有三次瓷器高仿精品的辉煌记录。第一次是1951年作为国家高级礼品赠送斯大林而烧制的3套“水浒故事瓷盘”。堪称仿古瓷的精品;第二次是1975年初,景德镇为*主席研制的一套瓷器餐具和文房用具。再现了中国千百年积累下来的制瓷精湛技术,达到了“白如玉、薄如纸、明如镜、声如磬”的瓷器最高境界;第三次是20世纪80年代由故宫博物院牵头组织全国著名陶瓷艺人仿制出的5套古瓷。其仿品质量和艺术价值堪称一代精品。

           如今,仿古之风又开始兴起,出现了大量的仿品,其中也不乏高精仿品。由于高仿品强调的是采用与原物相同的材质、相同的工艺,追求的是“求形”“求色”“求神”三者的统一,尽可能做到与原物形神接近,所以制作要求很高、难度很大。在国内书画仿制品市场中,故宫博物院的手工临摹是最能真实再现原作精神气韵的高仿品。故宫的画师在临摹时通常一年也只能画一两幅;故宫一个高级画师临摹《清明上河图》,因为线条非常复杂,前后画了8年。可见仿古较之创新更难。同时由于借助了现代高科技手段,当今高仿品的艺术水平达到新的高度。如现代仿古瓷器,它采用的瓷质细腻,与古瓷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从画工和所用颜料上,似乎比古瓷上的图案和发色更加惹人喜爱。还有仿古玉器,它的制作几乎全部由机器完成,底子修得要比老玉平整,雕刻图案流畅自然,抛光技术已非古人能比,欣赏价值更高。

       “高仿品”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历史上各代的仿品,如今都成了文物。而文物界所谓的唐仿、宋仿、明仿、清仿等历代仿制品中的杰作,目前都成了价值连城的藏品,就连民国仿也一样值钱了。现在故宫中展出的如《虢国夫人游春图》《三希堂》(内中《伯远帖》除外)、《出师颂》等作品都是后人复制的,但同样是珍品。《兰亭序》历代都没见过真迹,我们看到的都是褚遂良、怀素等一代名家的摹本,这些摹本也成为了珍品。所以,现在的很多高仿制品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不可忽视。如今年国家博物馆首次限量仿制30款馆藏国宝,选取的20幅古画者都是我国元明清三代蜚声中外的大家作品,原品不是孤品就是稀作,而古瓷仿品则选取了代表我国瓷器最高水平的清朝官窑瓷器。每件作品绝版仿制100件,每款作品都配有绝版编号和国家博物馆手工加盖的收藏章,30件仿品由15位专家历时两年完成。20幅仿制古画,采用古老的“珂罗版”印刷技术原版复制,借助现代高科技手段,达到一般印刷所无法做到的“无网点、无网线”,为做到仿旧如旧,原作的笔势、墨彩的晕染甚至落款、朱印的渗透程度,都在仿制品上精密地再现。10件瓷器仿制品,全是景德镇出产,先请师傅到北京看原品,再由3个瓷器专家在景德镇监制,完全复制了清代烧瓷的全套工艺——手工制坯、手工绘花、柴窑烧炉,可以说除了烧制的年代不同,其余与原品几乎没什么不同了。由于仿制的是绝世珍品,请的是当代最优秀的画师、工艺师精心制作,并且由中国国家博物馆监作、绝版限量发行,所以2007年4月份仿品在北京和天津等地展出时极受玩家推崇,一个星期内所有样品被购一空,并且市场销售价格一路飙升,仅几个月涨幅就达25%以上。

            随着收藏事业的发展,这类珍贵仿制品会愈来愈多,预计不久也将成为交流的对象,保值增值的潜力会随之显现出来。



    深圳市冠星精密塑胶五金有限公司
    1. 商家友圈官方圈
      人数:8.1万
    2. 2A以上商家圈
      人数:8.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