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空间论坛圈

  1. 1.6万 成员
  2. 21.4万 人气

参与评论

    乐队即将离开城市yc

    帖子创建时间:  2009年03月11日 10:15 评论:8 浏览: 382 投稿

    那年四月,我到另一座城市的一所大学,去看赵敏。

    我去看赵敏,是为了证实我到底对她还有没有激情。

    赵敏穿着一件白色纯棉无袖的休闲T-shirt,戴着一副淡红镜片的太阳镜,披着垂肩的秀发。一年不见,她比中学时更美了。她很热情地请我到她在校外租的单房里。同去的,还有我中学时的校友常遇春和朱九真。常遇春是我此生最好的朋友,而朱九真,是我中学时认的姐姐。她们都在同一座城市念大学。

    在房子里,她们三个不住地说笑,而我却保持沉默。朱九真问,无忌,一年不见,你现在怎么变得不爱说话了。

    我笑笑,不语。我只是一口一口地喝水。我喝了好几杯水。水本来就是没有味道的,而我喝下去更加没有味道。我喝水,只是要勉强地给自己不开口说话找个蹩脚的理由。

    赵敏笑吟吟地看着我,问,是不是再来一杯。

    我说,好的。

    于是赵敏又给我倒了一杯。她们三个继续说话,而我继续保持沉默。我以前总是会把她们逗得开怀大笑,而此刻持久持久的沉默,让每个人都感到了尴尬。他们都感觉到了我的不开心。她们都不敢问我为什么。她们担心一问,便不小心伤害到了我。这些曾经推心置腹的朋友。

    到了下午五点多,我提出,我要回学校了。朱九真说,明天礼拜天,在这多玩一天啊。明天下午回去也不迟啊。赵敏也说,是啊。但我执意要回去。我感觉我留在这里实在是太尴尬了,我仿佛被一张无形的网给套住,不得自由,不得呼吸。我要立刻逃离,逃离这里,逃离这座城市。我一刻也不能停留了。

    她们终于无法挽留住我。她们送我上了车。我最后看了一眼赵敏。她微微笑着。依然那么美丽惊艳的笑。我闭上眼睛。我甚至没有向她们挥手作别,便匆匆地,狼狈地逃离了那座城市。从此,我再也无法喜欢那座城市。从此,我再也没有去过那座城市。

    我终于明白,我和赵敏的故事,其实早已结束。

     

    赵敏是我这辈子最心疼的女孩。

    像天上美丽的云彩,她在我眼中不断变幻。活泼时如凌波微步,娴静时似姣花照水。有时顽皮得像个孩子,有时孤傲得像个诗人。我喜欢看她明媚的笑容,像夜空里的星辉,莲花池里的波光。而她忧伤的时候,会让我很难过,很心疼,因为我总是不能给她安慰。我总是站在她身后三尺之外,默默凝视她。

    充满了少女最浪漫的幻想。总是幻想自己是千年前那个在皎皎月色下弹箜篌的女子。幻想自己是被破空而来的羽箭穿胸而过的白鸟。幻想自己是经佛点化的在路旁守侯着爱人的栀子树。幻想自己是一杯尘封经年的波涛微微起伏的有蓝色海洋气息的酒水。

    浪漫,却总是带着浓烈的悲壮。渴望,却似乎已经预料了结局。因为生命与生而来的一种无可言说的悲剧性格。

    我每每听她沉醉般的轻轻叙述她的幻想,望着她,总是很心疼。我多想我就是她幻想中那个恒久不变的原点,我多想一辈子给她快乐和幸福。但是,她从来都没有给过我机会。

    那时,因为我们的亲密关系,所有的人都认为,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我们相互欣赏。年少的我天真地以为,我们只是心照不宣。

    我意气风发地宣誓,我说,我如果爱一个女孩,我会把自己剑气逼人的匕首交给她,让她温柔地把它贴在脸颊上,抚摸它。如果有一天,我的剑气因另一个女孩而顿失,那么,请,将匕首刺过我的心脏。

    我把我透着青芒的匕首放在她的面前,然后,凝视着她。

    她突然显出了一种从所未有的惊慌。她逃离了。我很惊讶。我不明白。那时我自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与她相配的人。后来,她小心翼翼地说,我们还太小啊。

    那时,我们十七岁。

    是啊,十七岁,还太小。那么,好,我可以等啊。等我们都长大一些。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有的是未来。

    一年展眼而过。我给她庆祝十八岁生日。我知道十八岁生日对一个女孩来说有多么重要。我自己的十八岁,全世界都遗忘了,除了我自己。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我是在一种怎样寂寞凄清的感觉里度过我少年时代最后一个生日的。所以我无论如何不能让我所深爱着的女孩亲尝那种苦涩的滋味。

    那天晚上,秋天的冷雨敲着窗玻璃,而在房子里,我亲自为她点上第一支生日蜡烛。烛光一支支亮起来,照亮她美丽的容颜。她双手合十,默默祈祷,许下心愿。我从来都没有问过那个心愿是什么。但是后来我确切地知道,那个心愿,与我无关。

    我说,这是第一次有人为你庆祝生日吗。

    她微笑着点头,说,是的。

    我油然感到了一种骄傲。是我,是我张无忌,给了她这生平以来的第一次最隆重的庆祝。我希望以后每年的今日,都是我为她庆祝生日。我认为这是可能的。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她以后的生日不是由我来庆祝。

    而事实是,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给她庆祝生日。因为就在那之后,她迅速无伦地爱上了另一个男孩。高大,帅气,所有美丽而单纯的少女心中完美的白马王子。

    杨不悔说,哥,你不要难过。

    我说,我不难过。如果五年的时候真的比不上五个小时,我认命。

    不悔说,你不难过,那为什么你脸上会有泪水。

    我笑了,我说,傻瓜,你没有看见下雨了吗。这是雨水。

    缓缓地仰起头。雨水滑落,溅成颓败的花朵。我执拗地走进漫无边际的雨中。一个人。生命中的那场雨啊。我微微地笑着。

    那么难过,那么痛彻心肺的微笑啊。

     

    映照着她从前的幻想,她珍爱的神圣的爱情,在瞬间,如海滩上的沙堆,被冲得无影无踪。男孩远走他乡,留下她。比泡沫还短暂的爱情。

    她似乎记起了我。她说,你还好吗。

    我说,我很好。我希望你能快乐。

    她说,我不快乐。我怎么能快乐得起来呢。我都不知道我现在活着是为什么。完全是为了活而活。

    我的心尖锐地疼了。

    多年以后我终于明白,无论我是如何地为她心疼,她却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在她心里,我只是一片云影。风一吹,过去了,没了。

    我感到深深的悲哀。我用全部生命来爱着的赵敏,从始至终,都没有爱过我啊。

    但是我依然对她说,你要快乐起来,要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找到你的幸福的。

    说这话时我很难过,因为我明白,给她终极快乐的,永远永远也不会是我了。

     

     

     

                                                                                                                                                    

    相关文章链接>>

    SEO一定能帮你赚到钱(连载)

    飞遍千山万水来看你

    告别

    尹高洁原创文字,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本链接:http://fengse58.blog.china.alibaba.com/请尊重作者版权,谢谢!

    深圳市明日卓越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1. 商家友圈官方圈
      人数:8.1万
    2. 2A以上商家圈
      人数:8.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