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空间论坛圈

  1. 1.6万 成员
  2. 22.5万 人气

参与评论

    烟中往事

    帖子创建时间:  2008年10月31日 20:47 评论:2 浏览: 206 投稿
    几天前看文章,读到一个名词“斗客”。所谓的斗客是指一些叼烟斗的烟民,只不过对于烟斗比较讲究。文章中说“斗客年龄大多在20~40岁之间”,读到这里,我不禁想起自己叼了一生烟斗的爸爸。我的爸爸,为什么不在斗客之列呢?细究起来,可能是我爸爸虽然叼了一生的烟斗,他是为了吸烟叼斗;而斗客们,是从西方的洋式烟斗中找到了时尚、贵族化、品位和名人效应。他们叼着烟斗时,会谈起自己的烟斗出自于哪个名家名厂,用的是什么上好的烟丝,还有那些烟斗的名人,牛顿、爱因斯坦、海明威、鲁迅……梵高。他们不会去谈那千千万万蹲在有太阳的墙角,叼着烟斗闲散谈天的老烟民,也就把那些老烟民剔出了斗客之列。这就像吃饭、喝茶、穿衣,有人是美食、茶道、时尚,有人是饱腹、喝茶、蔽体,是一种因过程不同而结果不同的事情。


      在我爸爸的心中,大概只有那么一个亲切的词:烟袋,那么一个随身的、合意的,总是和他的烟口袋和打火机混在一处的一个土不溜秋的老朋友。斗客?爸爸喜欢读书,他向来只读那些历史方面的书或者是人物传记,至于小女子的风花雪月,爸爸不会瞥上一眼。一个道理。


      烟袋,其实也就是烟斗。我见过的烟斗多是直杆的。烟袋有着长的或者是短的烟袋杆,就如侠客们的长刀短剑,长短的程度要看主人的爱好了。曾经看过一个邻家老太太的烟袋,她的烟杆有近三尺长,吸烟时要别人为她点烟。大概由于烟袋杆太长,太重,她吸烟时不得不向后仰着头,双手举着烟袋杆,姿势看着很累,可是,看她吐烟的神态却是不一般的享受。


      烟袋杆的前面是烟袋锅,后面是烟嘴。从一个烟袋上,是可以看出主人的身份和家底的。比如烟锅,一般都是铜质,形状如一个小小的瓷实的铜碗。区别主要体现在烟袋杆和烟锅上。烟袋杆,可以用各种上好的木料做成,也可以是金属的。至于烟嘴,那讲究可就大了,材料有金属的,有玉的,翡翠的,玛瑙的,越是有钱的主,烟嘴就越讲究。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研究别人家的烟嘴,那几乎是那个时代除耳环之外,很少可以看到的金玉的东西了。


      我家爸爸、妈妈、姥姥都吸烟。看看周围的男人,不吸烟的几乎没有,女人们也有很多吸的。几乎每家都有一个装烟的小筐,叫烟笸箩。那烟笸箩就相当于现代家庭的烟灰缸或烟盒,形状有长方的、长圆的、圆的、正方的;有用纸糊的、有柳条编的、有木制的;妈妈的烟笸箩就用过木制的和纸糊的。里面放着烟袋,或者还有一叠裁好的纸,同时还有火柴或者是打火机。家中来了客人,妈妈就要端上烟笸箩问一句,你吸烟吗?然后才想着去倒茶。如果恰巧那烟笸箩不在手边,妈妈还会喊:小丫,快把烟笸箩拿来!我就飞快地端着家里的烟笸箩跑了过去。客人吸烟,妈妈就动手卷烟。先是把纸沿着长的一边卷起来一点,用烟末撒进去,然后细心地卷。这也是一个技术活,如果手卷得松了,那烟就不好吸了。卷完了,把卷好的烟双手递给客人,客人接过来用舌头舔着那烟纸余下来的边,让纸边粘上,然后揪去纸烟前多余的头,点燃。也有人客人就爱吸烟袋,到了我家却没有自带烟袋,妈妈也毫不嫌弃地把自己的烟袋拿来,仔细地为客人装好烟,用毛巾抹一抹烟袋的嘴,递给客人。客人接过来,很过瘾地吸上一口,嗯,这烟够劲!话头也就从这烟上开始,这是什么烟?这么辣?或者说,这烟味道好。然后再说一说来访的目的,谈话才进入正题。


      爸爸的烟袋是斗状的,而姥姥、妈妈的是直杆的。家中的炕头上,总是散放着要炕干的旱烟。特别是冬天,他们的烟从外面拿进来,由于冻过,有些潮湿,只好用炕来炕干。小时候也没有感觉什么,长大后却对这种行为提出了反抗,家里的炕上弄得到处都是散乱的烟末,搞得很不卫生。而且北方的冬天严寒,室内密封特别好,这样也就造成了空气的不流通。如果有人吸烟,整个房间就会烟雾缭绕,看什么都是灰蒙蒙的,很不爽利。他们都有各自的烟口袋,大家都吸烟,都有同一个嗜好,却少见他们有交流的快乐,而且他们是不平等的。爸爸吸的是很好的烟,妈妈和姥姥吸的就是次烟,当家中经济紧张时,她们还把烟梗剪碎了来吸。现在想想她们的这种吸法真是很可怜的。这样子,为什么还要吸呢?


      常常看着爸爸把炕好的烟揉碎,装到他自己的烟口袋里,他打发我扔掉他不要的烟梗。等到要吸烟了,就用烟袋向烟口袋里挖,把烟袋锅装满,用手指压一压,再试着吸一吸。如果感觉通气顺畅,就点上火,向口里深深地吸上一口,闭上眼睛,片刻后一股长长的青色的烟就从爸爸的嘴里喷出来。常常是鼻子里也是同时冒烟的。吸着烟的爸爸或者是捧了一本书看,或者是仰躺在炕头他的位置上,闭着眼睛,翘起的脚一摆一摆,也不知道在心里在盘算什么事情。爸爸在不吸烟时还常常检查他的烟袋是否通气。他会吸几口空烟袋,感觉到不通,就会自言自语,又堵了。然后他命令我们这些孩子为他弄一根高粱篾子,他用来通烟袋。他把通出来的黑黑的烟油涂在一张破纸上,那烟油散发着浓重而刺鼻的味道。妈妈有时就把这烟油要过来收起来。这烟油也不全是废物,东北的农村常常用它来治病。把烟油涂到小孩子的肚脐上,能治肚子疼;把烟油涂在棉花上,涂过烟油的一面向外,然后把它塞到有病的孩子的屁股里,可以驱寒。北方有许多奇怪而神秘的寒病,据说有的还可以死人,而这种方法常常有是效的。我经常把烟油涂在被蚊子咬过的地方,那被咬出来的疱则会很快消退。


      妈妈说她很小就开始吸烟了。妈妈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我姥爷五十多才有的她,姥爷疼她像自己的眼珠子。妈妈小时候爱闹人,姥爷就把他的烟袋放到妈妈的嘴里去,哄她。时间久了妈妈小小年纪还真上了瘾,九岁时她就有了自己专用的烟袋锅了。过去说,东北三大怪,其中之一就是大姑娘叼烟袋,可是我妈妈还在小姑娘时就叼上了!


      当爸爸和妈妈一起吸烟时,那真是壮观。他们就像两个不知疲倦的工厂,不停地向空气中喷放青白色的烟雾。当时在心中只是以为吸烟是大人的行为,从来没有想过反对。后来到了十几岁时,我得了很严重的气管炎。我每天都要很重地咳嗽,尤其当那烟雾刺激了我的气管时,那咳嗽就越发不可止。一阵阵暴发的咳嗽咳得我面红耳赤,心跳如鼓,胸膛如撕裂一般。


      那时候家中的暖气是自己烧的,到了夜半,室内的温度已经非常低,水缸都结了冰。只有被子里还有自己的体温,头早已经是冰凉了。这种寒冷的空气对我的气管是个非常严重的刺激,我常常在半夜咳得醒来。其实,凉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而是爸爸和妈妈半夜的一袋烟。不知为什么,他们在睡到夜半时就会犯了烟瘾,都要吸上一袋。寒冷的空气似乎更有利于烟雾的扩散,烟雾在那寒冷的夜晚格外身手敏捷,它们手脚迅速地钻入我的鼻腔,再到我的胸腔。它们就像长了无数的小手小脚,拼命地挠我的气管,于是一声撕裂式的长声,我从咳嗽中醒来。一旦醒来,呼吸顺畅,那烟味更是长驱直入了。时间久了,我的咳嗽声越来越悠长,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如果不是面对着我,听到我的咳嗽声,谁会以为那是一个小女孩儿发出来的声音,就是一个年迈的老人的咳嗽啊。我无奈,只好要求爸爸妈妈不要再吸烟了。妈妈瞪了我一眼,我这一辈子就这口累!最后还是主动到厨房去了。晚上的咳嗽还是不可免,我在抚着自己疼痛的胸时,常常是泪湿枕巾。我不知道烟瘾的魔力会这么大,足以让做父母的不顾自己孩子的病痛。


      烟味和浓浓的烟雾伴着我长大,我却怕烟味也讨厌烟味,就是现在,只要一闻到烟味,我还是发出剧烈的咳嗽。这是被烟伤到了。


    现在,全家早从东北转移了,妈妈早已经戒了烟,总因爸爸吸得满室烟雾而叨唠不休。以前每当我回家,迎接我的就是爸爸的浓浓的烟味还有妈妈的叨唠声。现在爸爸的身体也越来越差,烟也戒了。但写这些字时,似乎我还能听到到爸爸说,闺女,去给我折根笤帚,我要通通烟袋!

     

    堁可耕地要夺枯地 枯无可厚非地
    1. 商家友圈官方圈
      人数:8.1万
    2. 2A以上商家圈
      人数:8.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