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驿站168

  1. 145 成员
  2. 4601 人气

参与评论

    【小说】小手钩钩魂飞飞

    帖子创建时间:  2013年10月18日 19:37 评论:0 浏览: 49 投稿
    小手钩钩魂飞飞楔子“烟媣,听说了吗,我们大三的系草。”小诺一脸星星状,兴奋得没差咬手指头。“没。”我诚实的回答,却换来的是悲愤的鄙视。系草?可以吃吗?这种草类吃不了,所以说没价值了。“烟媣,真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你可是我们系系花耶,怎么连这都不知道,你还是个正常的女人吗?”小诺有些激动地手舞足蹈,引得路旁的人纷纷投来控诉的眼神。“小诺,你注意一下你的行为好不好,很不淑女你知不知道。”我小声的提醒她。“还不是给你气的,你知不知道,他可是传奇人物,所有少女的偶像,英俊潇洒,又有才,又有钱,简直是完美伴侣。”小诺一脸陶醉。实在受不了了饼干,我无奈的看着自己好友,小诺现在的样子就像一个基督教的信徒,见到了耶稣一样。“我看你是看电视剧看多了吧,也许是出门脑子被门夹了,那么花痴干嘛。”我摆出一脸鄙视的看着好友,没骨气,真是没骨气啊。“你当然不屑啦,我可是平平凡凡的凡人,哪像你,是高高在上的仙女。”小诺酸酸的看着我,心寒。“不要把话说得那么酸好不好,大不了把那所谓的名头给你。再说了,他难道不是人?有什么值得你们死心塌地的。”真是没救了,我无所谓的笑了笑。“你在讽刺我?!”小诺故作愤怒的样子,脸上挂着一排字—你死定了。“我没有。”我故意装作受委屈的样子。小诺愣了愣,张牙舞爪的追着我跑,一边跑一边喊。“烟媣,你居然用美人计,你给我站住!”我灵巧的躲开,一路笑着,跑着回宿舍。在她们原来聊天的榕树后面,有两道邤长的身影。其中一个的脸早已因为憋笑,有些扭曲,终于爆笑出声。“哈哈,老大,你也有失意的一天啊,太好笑了。”娃娃脸不怕死的大笑,突然感受的一道凌厉了目光,表情有些收敛。“她是谁?”竹笙淡淡的问着身边的娃娃脸。“她是我们系的系花,大二,听说是个很厉害的女孩。”孙威看着那远去的倩影说着。感叹啊,老大终于开窍了!“老大,啥时给我们添个大嫂?”孙威大胆地表达众兄弟的心愿。老大长得帅是众所周知的事,有才就更不用说了,可人就是有点冷,那个有点是很具有杀伤力滴。话说某女某天在榕树下见到老大,女生那个激动,满脸通红,小手哆哆嗦嗦地拿出传说中的情书。当时有花有草有树,有美女俊男,还有纯纯的告白,浪漫啊!然后老大走到某女身旁,然后毫无知觉的擦肩而过,再然后,就只留下“风花雪月”和“纯情佳人”。温度骤然下降到零下某摄氏度。后来传到孙威和众兄弟耳中,仰天长啸:老大不是人!竹笙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仿佛还有她俏丽的背影。开始的开始晚上的生活总是有些空虚,这只是对于成绩好的烟媣来说,所以她为自己找了一份兼职—到高级餐厅去弹钢琴。钢琴是烟媣的特长之一,她觉得钢琴可以净化自己烦躁的心情,让自己冷静下来,而且还可以提高修养。餐厅很奢华,带有点地中海的风格,让人很舒心。烟媣就坐在餐厅中心位置,因为钢琴就摆在那里。纤美的手指灵巧的在黑白琴键上跳跃,优美的琴曲从指缝间泻出,使餐厅充满了浪漫与温馨。离钢琴不远处的餐桌上坐着一个人,两只眼睛专注的望着早已陶醉在音乐中的家人。真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她,竹笙细细的品着红酒,一只手随着琴曲轻轻地敲击桌面,似乎在无声的合奏。曲毕。弹完了,烟媣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优雅的合上琴盖,缓缓起身,转身便对上一双炽热的黑瞳。烟媣怔怔地望着他,小顿了一会儿,立刻慌乱的调转视线。看错了吧,人家不一定是在忘我呢,沈烟媣,你自恋些什么。偷偷悄抬美眸,烟媣才发现在弹琴时的一丝异样并不是错觉。烟媣被盯得脸颊有些粉红,也有愠怒和尴尬。虽然见过不少对她上心的人,但也没那么大胆放肆。烟媣的所有变化都落入竹笙眼中,不禁有些苦笑,居然被人讨厌了。但她羞愤的样子很诱人。那似乎从不会有波澜起伏的黑眸染上一层笑意,缓缓举起手示意她过来。。呃?!烟媣有些错愕。是叫她过去吗?她冒死并不认识这个英俊的男子。虽然有些迟疑,但烟媣还是乖乖地走过去。“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是吗?”烟媣礼节性地开口询问,轻柔优雅的嗓音让竹笙有说不出的舒畅。烟媣得不到回答,有些许尴尬,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个充满磁性的嗓音。“沈烟媣?嗯!”声音很有味道。烟媣想着想着才反映过来。“是我,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难道他是通天大师?或者是算命的?“先坐吧,我是你的学长,大三。”竹笙淡淡地回答。大三的?!又不认识,找我干什么!烟媣有些郁闷。“哦。”烟媣不温不热的回答。这也算有礼貌了吧。“你郁闷?!”竹笙点中了烟媣的心事,让她有些汗颜。不得不感叹,好强的洞察力!“呵呵。”烟媣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不要这样笑,很难看。”什么?没听错吧,居然说我难看?!自尊心明显受挫的烟媣突然有些火冒三丈,刚想开口反击,话就被堵住了。“这次期考好像是大三带大二的学习吧,如果成绩好可以加学分,而且很多。”竹笙直接奔入主题。显然没有给烟媣反击的机会。烟媣则郁闷的把心头的不快压了下来,也听明白了竹笙的话。“你是要我和你一组。”烟媣明确的挑出竹笙话里的意思。“为什么是我?难道你就为了这个来这里找我?”烟媣还是很疑惑。既然是同校的,何必在外面见,在学校找不简单点。“因为你聪明,不会拖我后腿。”淡淡的语气很有杀伤力。又一次刺激了烟媣。精致的小脸再一次扭曲。生气的开口反击,丝毫不给他转移话题的时间。“什么叫不会托你后腿,你很了不起哦,到时候还不知道谁托谁的后腿呢!”烟媣气呼呼地反击,说话有些急促,脸颊因为生气而使人更加生动。让竹笙觉得逗她很有趣,她生气的样子很可爱。“那你是答应了?”声音突然间变得有些邪气,烟媣看着他失了会儿神,暗暗低骂:妖孽。“既然你答应了,就祝我们合作愉快!”见烟媣没有回答,便自己做出决定。象征性的举起酒杯,烟媣也在自己的酒杯里倒了些红酒,象征性的碰杯后,慢慢饮尽。当然她没有看到在竹笙在她饮尽之前眼眸中那一丝志在必得的笑意。考试将至,烟媣想到要和他一起实习,精神有一些垮台。最重要的是,居然没问对方的名字,苍天啊,她居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不知道名字我怎么跟老师报。越想越囧,越想越郁闷。“烟媣,在想什么呢,表情这么萎靡,你更年期到了?”小诺笑嘻嘻地嘲笑她。“你才更年期呢。”烟媣无语的反驳,看着好友的笑脸,精神好了些。“对了,你打算和谁一组,选好没?”小诺一脸八卦,不用问,肯定是实习的事。“什么谁一组。”烟媣决定装傻转移话题。“就是和学长一起实习啊,你不要这么不上心好不好,这么多人想和你一组,你倒是选一下啊,不要的就别耽误人家,免得人家伤心。”小诺振振有词的念叨。“你在瞎说什么!”烟媣有些烦躁地喝斥她。“烟媣,你怎么啦,火气这么大。”小诺发现了一些不对劲,小心翼翼的问道。“没什么,就是在想实习的是。”“难道...难道,烟媣,你有人选啦。啊,谁啊,快说是谁。”小诺兴奋得围着烟媣团团转。“我不知道,好了啦,小诺,你饶了我吧。”烟媣不得不讨饶,小诺的八卦精神可是很强大的。
    1. 商家友圈官方圈
      人数:8.1万
    2. 2A以上商家圈
      人数:8.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