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阿里官方圈

  1. 3.4万 成员
  2. 3.9万 人气

参与评论

    爸爸,请换一种方式爱我

    帖子创建时间:  2020年11月04日 16:24 评论:0 浏览: 52 投稿

     2014年3月20日,是我二十六岁的生日。但我在生日这天,因为你而选择了离家出走。
      
      抵达杭州后,我将你的电话号码放进黑名单,发了一条微信给我妈报平安。很快,你用我妈的手机打过来,一开口就是臭骂:“你这个死丫头,翅膀硬啦,竟然敢屏蔽我!”
      
      那一刻,我很绝望。这不是我第一次对你,还有对人生感到失望。这些年来,很多很多的失望堆积在一起,我渐渐地患上了抑郁症,时常无缘无故地掉眼泪。
      
      我在你的眼里,活得很失败。二十六岁,没有结婚,没有男朋友,也没有拿得出手的事业,怎么看,都有点让你在邻居和亲戚面前跌份儿。
      
      那段时间,只有依靠药物,我才能维持情绪的稳定。你却把我的药扔进垃圾桶,朝我吼道:“我看你是闲得发慌吧,抑郁?别矫情了!”
      
      二
      
      你一直是个很霸道的人。
      
      八岁那年,我逃课和小伙伴出去玩。你知道后,二话不说,直接将我暴打一顿。邻居们看见了,都说你心太狠,一个女孩子哪能受这种皮肉之苦。你回他们:“女孩子怎么了?不听话照样要打,不挨打怎么长记性!”
      
      后来,我果真再没敢逃学,把大好的青春过得中规中矩,有点乏味,也有点遗憾。
      
      十岁那年,班上有个男生喜欢我,他每天早晨会在路口等我一起上学。你看出端倪,将小男生拽过来恶狠狠地说:“臭小子,你才多大,竟敢招惹我女儿?”那天回家,你大声呵斥我:“以后不许跟这些臭男生混在一起,谁知道他们安的什么心?”我只不过十岁,你却用成年人的思维,来教我辨认这个世界,这让我失去了很多简单的快乐。
      
      十三岁那年,我妈和你闹离婚。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苦口婆心地相劝,总算把我妈满腔的委屈压了下去。现在回想起来,我媽之所以委屈,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你太霸道,什么都要听你的。
      
      高中的时候,我背着你,偷偷选了自己喜欢的文科。这让你大发雷霆,直接跑去学校,找到班主任,硬要给我改成理科。我一个人哭了很久,最终选择了服从。
      
      同样的剧情,在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再次上演。我一直想去心心念念了很久的杭州,但后来,我的志愿,被你改成了省内的一所大学。你用不容拒绝的方式,决定了我的人生。我反抗过,将自己关在房间不吃不喝。我妈急得直掉眼泪,可你仍然不为所动,在客厅里朝我妈嚷:“她懂什么啊?难道我还会害她不成?”
      
      去省城上大学,终于不用每天看到你,我的人生像是翻开了新的篇章。瞒着你,我开始恋爱,开始混酒吧,开始让自己从乖乖女变成小混混。我像赌着一口气,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让你意识到,你的教育有多失败。
      
      你出现在我的宿舍楼下,看到我顶着鸡窝一样的头发,和男友勾肩搭背的样子时,惊得半天没有说出话来。你给了我一耳光,朝我吼:“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那一刻的我,也挺想问问你:“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父亲!”
      
      大学毕业后,我被你强行拉回家,在事业单位混日子,谈了几场恋爱,将人生过得有点糟糕。越是糟糕,越是被你说得一无是处。我和你的关系,就这样一点点降至冰点。
      
      直到二十六岁生日这天,我选择了离家出走。
      
      三
      
      后来我一直在想,从2014年3月20日到今天,我和你的关系,到底是怎样一点点从冰点走向缓和的?好像一夜之间,你变得不一样了。
      
      我刚去杭州的那段时间,其实挺难的。一个人背井离乡的孤独,抑郁症发作时情绪的全盘崩溃,还有听到你在电话里叫嚣着“再不回来,小心我给你颜色看”时的失望和恐慌,常常让我半夜躲在被窝里流眼泪。我发誓再也不回家了。
      
      三个月后的一天,你突然出现在我们公司的楼下。闺密后来承认说,那段时间,你每天去找她,恳求她说出我在杭州的地址,有一次你说着说着竟然哭了。你的眼泪让闺密心软了。我长这么大从没见你哭过,所以我始终想象不出那样的画面。而我记住的,只是你站在我们公司楼下的样子。
      
      那时已经入冬,我加完班从办公室出来,看到你穿着单薄的衣衫,冷得瑟瑟发抖。按照你的脾气,应该抡起手里的包,将我暴打一顿,但你没有。这让我更加不知所措。
      
      后来,还是我先开口:“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跟我说一声?”问这个问题,我有点心虚,因为那会儿,你的手机号码还在我的黑名单里。你讪讪地笑了笑,然后突然说:“丫头,你瘦了。”
      
      我的眼泪猝不及防地掉了下来。这些年,你从来都没有这样温柔地和我说过话。
      
      那天,我们在公司楼下的餐厅点了几个菜,听你絮絮叨叨地说我小时候的故事。在我漫长的记忆里,那大概是我和你第一次平等的、心平气和的对话。
      
      我不知道,是我离家出走这件事,让你开始重新审视我们的父女关系,还是你突然变老了,不再是那个霸道到不可一世的父亲了。
      
      你在杭州待了三天,帮我的出租屋安了空调,修了马桶,换了灯泡。临走那天,你说:“丫头,累了随时可以回来。”
      
      我因为这句话,哭了很久。后来,我问妈妈,这些年为什么能够忍受这样糟糕的你。我妈想了想回答我:“你爸的霸道蛮横,更多的是因为不放心。特别是对你,他不想让你走弯路,也不想让你走错路,只不过操心过多,到了让你反感的地步。”我在这番话里,渐渐读懂了你。
      
      这两年,我的抑郁症慢慢痊愈,事业有了新进展,身边也有了一个知冷知热、能聊到一块儿的男友。而你,也在慢慢尝试着换一种方式来和我相处。在你面前,我终于不再恐惧,甚至逢年过节回去,偶尔还能跟你撒个娇。我知道,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你对我的爱,从来都没少过一分一毫。但是老爸,我想告诉你,比起过去的你,我更喜欢现在的你。

    灌云思诗贸易有限公司
    1. 商家友圈官方圈
      人数:8.1万
    2. 2A以上商家圈
      人数:8.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