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网看电商

  1. 7824 成员
  2. 15.9万 人气

参与评论

    外卖超人CEO罗华义:外卖重模式最终将崩溃

    帖子创建时间:  2016年01月08日 15:21 评论:1 浏览: 302 投稿

    未来,平台的重模式占比会下降,餐厅自配送要恢复到原来的模式,但仅限于形式,实质上是商家在当地的小配送公司租用员工或二三个餐厅商家共同雇佣员工。该类小配送公司将重现存在的价值,其经营模式类似于配送一条街服务。
    外卖超人罗义华
      外卖超人罗义华
      外卖超人在中国外卖市场上是一朵奇葩的存在,独自盛开独自结果。
      创办它的是美国人Lucas Englehardt(刘凯),与国际O2O外卖订餐巨头Delivery Hero(以下简称“DH”)有深厚关系,并获得DH投资,目前外卖超人作为其在中国的品牌独立运营。
      背靠DH,又同时拥有自主决策权、独立运营,不受德国总部控制,有可本土化的运营团队和国际伙伴支持是外卖超人特立独行的资本。
      DH给予外卖超人资金支持和国际视野,以此后者选择不做配送只做订餐的轻模式外卖O2O模式。
      在资金支持方面,DH背靠德国上市公司火箭公司,且DH先后已获得四轮近2亿美元融资:2014年7月获Index Ventures领投的270万美元A轮融资;2015年1月获Accel领投2500万美元B轮融资;2015年7月获Greenoaks Capital和Index Ventures领投7000万美元C轮融资;2015年11月获俄罗斯投资巨头DST和美国风投公司Greenoaks Capital领投的1亿美元D轮融资。
      DH凭借资本力量以大量收购的本地餐饮外卖网站快速扩张,使其拥有足够的现金流通过收购的方式不断扩张其市场规模,在不同的国家完成卡位。
      外卖超人像是被DH保护的幼崽,不需要像国内的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等不得不在高速发展的同时采取ToVC的方式。
      在国际视野方面,外卖O2O领域上市的公司已有美国Grubhub、英国JustEat,DH也要于2016年启动上市。截至目前,DH已在全世界34个国际有订餐业务服务,外卖超人身处中国可以与其他国家的外卖模式及数据有很好的学习和借鉴作用。
      外卖超人新任CEO罗义华认为,外卖O2O领域重模式走不通,如果如要走,最终将不堪重负,崩溃而终。
      重模式走不通的原因主要出于五方面:
      1)国内外都还没有成功的例子。
      首先,先说国外,已经上市的美国Grubhub、英国JustEat和即将上市DH采取的都是轻模式运营方式。此前的分析是国内的专业物流配送机制还不成熟,商家配送专业化不足,故国内外卖模式不可照搬国外的外卖配送模式。另外,最早尝试外卖的饿了么做过重模式物流配送,将配送人员组建到6000人时就已经吃力,后来选择轻模式众包模式,省掉员工制人员的社保成本。
      重模式较成功的案例有京东,但问题是京东三四百元的客单价可以承担住高配送费;但外卖多是二三十元的客单价无法承担最低6元的配送费;有些外卖平台客单价略高,比如京东到家可达到八十到壹佰贰拾元的客单价、外卖超人可达到五十元的客单价。
      2)平台型公司,不可承受物流之重。
      以百度外卖近期拟融资3-5亿美元曝出的计划书显示,目前百度外卖配送的具体数量,月出单的配送人员超过1.9万,日均送单量自2015年6月到10月维持在16-18单之间,10月百万订单中26万订单为选用百度外卖平台物流订单,平均配送时间10月下降至37分钟。如此计算,百度外卖在某一个月内的26万订单用了19000人,平均日配送量是13.7单;单百度外卖公布的配送员日配送量达17单,也就说,其自有配送人员的日配送量只占到总日配送量的77.4%。以此计算,如果百度外卖自己配送日均100万单,需要73000配送人员。
      以上算法已经去除了物流配送难度的递增。因为目前百度的订单:容易的单给自己骑士送,远在郊区的订单交给众包物流配送,越远的配送难度系数越大。与京东对比,京东于2015年总员工人数10万人,其中配送人员7万,与百度外卖的自配送日订单100万所需的7万多配送人员相近;但问题是外卖的客单价是几十元,京东的客单价在300-400元,最重要的是日订单100万的量还不足以垄断外卖市场。
      3)目前外卖市场的前三者,不是稳定的领导者。
      目前,外卖市场的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以及点我达、达达平台都曾曝出日订单100万单的情况,在其峰值时期也有曝出日订单量300万单的情况。但实质上,罗义华表示,一个外卖平台的常规日订单量达300万单时才可以做到垄断外卖市场。就百度外卖而言,其还未进入全国所有百万级人口的城市;如果日配送量达300万单,百度外卖则需要自己的配送人员73000X3=219000人。这个配送人员的量级是当下京东配送人员的3倍。
      4)外卖超人的竞品不是点我达和达达类物流平台。
      外卖超人的模式是为商家提供订餐平台,用户和商家都拥有两款不同的APP,在APP上下单后,由商家配送人员自行配送,降低平台和社会承担的物流成本。
      目前外卖行业长远无法实现盈亏平衡;同城物流配送的平台的崛起与外卖超人是合作关系和入口。如今饿了么、百度外卖、美团外卖都称要做同城物流,这些平台未来和顺丰、达达,甚至是京东到家是竞品关系,但低客单价又难抵抗高客单价,只有其客单价可以与京东抗衡时,才有可能盈亏平衡
      5)撤掉补贴,商家和配送员也都会撤。
      目前,市场上一个配送人员的月工资6000元已经很正常,但目前市场上给予的每单配送费为5-8元,按6元计算,每个众包配送人员需日配送订单打33单;但按照百度外卖已经达到的日订单17单计算,暂时还达不到30余单的程度。所以,配送人员的工资只能靠平台补贴。
      以上是对于配送员,再来太对商家。商家每配送出一单都要将餐品相当于降价或折扣,而被折扣的部分和免费的配送人员的提供都是平台的补贴供给。如果撤掉这些补贴,商家餐品会赔本,配送人员如果采取收费的模式,也将不会使用,而是退回到原来的配送模式,由店员就近配送。
      所以,罗义华认为,外卖O2O行业不存在轻重模式结合。
      众包物流是计件成本,类似全职的外包,无法降低边际成本;自营物流无法承受其全天工资和社保之人力成本之重。
      最终导致,重模式外卖O2O会崩溃,轻模式外卖O2O模式长期无法实现盈利。验证一句话为:重而贵才能覆盖成本,重而廉可以上规模但无法盈利。
      那么问题来了。
      商家自己配送不能保证配送质量又当如何?
      罗义华告诉亿欧网在西方发达国家,外卖占到餐饮业的22%以上-50%以上,中国高速发展下占据不到5%;堂食增速不如外卖的增速快,商家会逐渐对外卖产生意识转变,把外卖作为堂食的补充角色转变为“半边天”,商家一旦正视这个问题,他们比其他人更重视服务。
      对于外卖的态度转变后,商家醒悟过来考虑的该是物流。如果平台不再给补贴,自己消费雇人的成本会提高,因为相当于为一个人的全天付费,实际上只用了中晚各2个小时共4个小时的高峰期时间,其将会不再用平台人力,而是退回到自己雇人的时代,利用其闲时的时间打扫和采购,换回时间成本。
      至于目前外卖平台为商户提供的后台系统,其可帮助餐厅加强数据统计、提高响应速度,这是目前大众点评、百度外卖、饿了么等都在做的事情,只是基础性设备和标题,不应该收费。其实在尝试前期,饿了么曾做过收费实验,但其本身不构成盈利模式,所以最终放弃。
      商家退回到原有的雇佣配送人员、平台订餐的模式,难道时代在倒退?
      罗义华称,外卖超人目前占有外卖O2O整体市场份额的3%-5%,是国内唯一一家拥有强国际背景的本土外卖O2O公司,也是国内鲜有的一直坚持轻模式运营的外卖公司。
      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之所以选择外卖超人的原因有二:
      一是始终坚持在互联网行业。罗义华从1996年开始先后在外贸行业及搜房网、智联招聘(前副总裁)等互联网应用公司工作。选择下一份职业时,更看重的是方向,即外卖行业是否可做,其可做的前景有多大。
      二是外卖O2O的方向没错。罗义华对亿欧网表示,他周围有很多朋友加入了创业大潮,包括按摩、社区、洗车等,但其认为只有出行和外卖这类刚需高频的行业才更适合O2O。他表示对上门按摩类服务的消费场景有疑问,比如在美容院等场所,一般是女技师服务,偶尔男技师服务也可;但如果到家,请男技师到家感觉很怪,女技师到家对方认为不安全;如果是在办公室,老板叫上门按摩,会担心员工看起来太腐败,员工叫上门按摩,担心老板说自己太矫情。最终,该类平台选择和B端商家服务,但这毕竟是低频和小众的服务,消费场景受限严重。
      相较之下,罗义华更看重出行类的打车、旅游,餐饮类的外卖、堂食、到家服务。
      回答上面的问题,时代没有倒退。
      未来,平台的重模式占比会下降,餐厅自配送要恢复到原来的模式,但仅限于形式,实质上是商家在当地的小配送公司租用员工或二三个餐厅商家共同雇佣员工。该类小配送公司的经营模式类似于配送一条街服务。
      罗义华称,未来的物流将存在三种模式:
      一是重模式;
      二是餐厅自配送;
      三是各地餐饮界的小配送,这类小配送公司将有生存的可能和存在的价值。
      写在最后……
      外卖超人,是上海爱餐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研发运营的专注中国白领市场O2O外卖订餐平台,成立于2012年8月,其研发和管理总部都设立在上海,经过2013年在上海一年试运营;2014年外卖超人进入快速市场扩张阶段,先后进驻南京、宁波、福州、重庆、苏州、广州、杭州、青岛等城市;2015年是外卖超人的快速成长阶段,截至2015年底覆盖全国19个一线城市,全职员工380人,目前在线活跃餐馆30000家,累计服务超过500万白领用户。其最终秉承品质、服务、速度的企业文化,致力于服务全国1.4亿白领人群。
      罗义华表示,外卖超人一直保持稳速增长的类淘宝模式,2015年营收是2014年营收的5-6倍,其预计2018年下半年实现部分城市的盈亏平衡,到2019年实现全国平台的盈亏平衡。(来源:亿欧网 文/李小双)

    商丘市睢阳区馨雅洗化商行
    1. 商家友圈官方圈
      人数:8.1万
    2. 2A以上商家圈
      人数:8.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