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服饰论坛圈

  1. 10.6万 成员
  2. 24.4万 人气

参与评论

    那年花开

    帖子创建时间:  2013年11月07日 15:03 评论:10 浏览: 608 投稿
    难得一个空闲的下午,带上一本喜欢的书,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或许是因为起风而又有点阴暗的天气,偌大的教室居然只有我一个人。
      喜欢靠窗的位置,眼神可以不用一直停留在书本上。偶尔看看窗外,宁静不只是属于人与书本的距离,外面的热闹也能让此刻的我感受到别样的宁静,古人写深山幽静,必有鸟鸣映衬,这便是“鸟鸣山更幽”的道理了。我想,这也是我喜欢坐在窗边的原因吧。
      翻着泛黄的书页,感受书中的人生百态,也于书页外瞥见偶尔的人往;于书页中品人生,在人生处窥见生活。看书不在乎全神贯注,只求随心所欲,偶有所得,必心满意足。
      窗外的一方小天地,迎着春天的季节,肆无忌惮的张扬着憋屈了一个冬天的激情。绿树蓊郁,小草碧绿,树根下几块错落有致的大石头上,几只鸟儿在不停地跳跃,大胆者甚至飞到路边的草坪上觅食,对行人的脚步声置之不理,泰然自若地做着自己的事,不时在草坪与石头间来往,在石头上左右来回地磨蹭着嘴巴,大概是在清理觅食时不小心黏在嘴巴上的泥巴。
      草坪上飘落着几片枯黄的树叶,与花开一树形成鲜明的对比,更是碧草丛中一叶黄,格外醒目。题有“圆梦树”的牌子挂在一颗倾斜的树上,不知是当年栽种者的有意为之,还是大自然的无意之过。倾斜的角度大概一如当年种下此树者的希望,如今,他们已在不同的地方为各自的梦想而奋斗,这棵倾斜的树承载着放飞理想。或许,他们最后会遗忘了它,然而,它会依旧承载着他们的意愿继续成长,每一圈年轮都是一个深刻的记忆。
      风突然就大了起来,窗户的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不是淋淋沥沥的小雨,而是突如其来的大雨,这倒出乎意料,本想着春雨该是下得很悠闲的,这突如其来的气势让满树的花都措手不及,许多花朵在大雨的打击下不甘地离开枝头。这情景让我想起今早四坡1栋门前的那段路,只是一夜,便已花落满地。来往的学子踏着匆匆的脚步走过,未曾带来什么,却在无意间沾上一春的气息。我们或许不曾想过,每一次与岁月的擦肩而过,不是瞬间离别的伤痛,而是在许多年后,仍忆起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踏着一地的花瓣,只是短短的一段路,思绪却在花落的缝隙间穿过,绕着它的轨迹,缠绵了一树的花香。
      那年花开,我匆忙地走在成长的道路上,不曾留意走过的足迹,留下的痕迹。肆意的想法,冲动的行为,会在看到花开的季节里兴奋,却不会为花谢而伤感,飘落一地的花瓣,从没有过怜惜的心。等到到了会伤感的年龄,回首过去,却发现一片迷茫,唯有那个一路奔走着的背影依稀可见,忽然就悲伤起来,觉得这么些年过去了,竟然连可回忆的东西都没有,多愁善感的年龄,学会了看言情小说,眼神常透着与年龄不符合的忧郁。看到花开,想着破败;看着苏轼的“十年生死两茫茫”,却想到杜甫的“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爱胡思乱想的年龄,天马行空的想象中平添许多无厘头的感伤。
      “你对着我微笑,沉默不语,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了许久。”初读泰戈尔的这句话,产生了共鸣,却羞于承认自己当初的懦弱。
      今年花开,坐在窗前,少了几分激动,多了一份淡定;想着面对花落,没有了伤感,多了一份平静。
      雨小了些,窗外走过戴着斗笠、拿着扫帚的阿姨,雨噼里啪啦打在斗笠上,划过的雨滴,溅湿了阿姨的衣袖,她仍然平静地走在属于她自己的世界里;亦如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旁人的关注早已不在乎,生活是一道菜,自己才是主菜,别人只是调味剂,如若本末倒置,会掩盖原有的特色。
      对面的屋檐下站着几个避雨的同学,或许,雨阻碍了他们的行程,但是,也给了他们片刻的宁静,安静地交谈,感受着雨中世界的万物,从他们的欢声笑语中,我知道他们并不讨厌这突如其来的雨,可能还会庆幸这场雨给了他们这样的机会。
      这样的雨,此时的情景,让我想起戴望舒笔下撑着油纸伞,彳亍在小巷中的姑娘。结着丁香一样的幽怨,徘徊,寻觅熟悉的身影。当年看到的是情景,觉得很感伤;如今看到的是意境,觉得很唯美。
      窗前的这方小天地,让我的目光变得深邃。读着纳兰的“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明白“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的落寞。
      那年花开,我一路奔跑,留下的背影镌刻了记忆;今年花开,我在回首当年背影后的一路花开。

    株洲市芦淞区吉鑫贝儿制衣厂
    1. 商家友圈官方圈
      人数:8.1万
    2. 2A以上商家圈
      人数:8.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