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空间论坛圈

  1. 1.6万 成员
  2. 22.6万 人气

参与评论

    我和卖成人保健品的女老板之间的真实故事 转载

    帖子创建时间:  2010年09月02日 17:02 评论:4 浏览: 170582 投稿

    我刚上大学得时候,有一天,天灰濛濛得,我空虚寂寞,就想着给朋友打个电话,东走西走看到一个成人用品店,写着公用电话,就进去了。老板是个30多岁得少妇。我说打个电话,电话打完,我一出去发现下起了小雨。我又返回去,对少妇说,下雨了,等等再走。

     
     
    老板很客气,说没事。坐那里歇会儿吧。我就和老板随便聊起来。少妇很健谈,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张得不算漂亮,但是很性感,说话很温柔,我就问老板生意怎么样,老板说凑合吧。我就走过去随便看看。指着一个器具问,这个多少钱。少妇以为我要买,就极力推荐我。我说我还没结婚呢。少妇说,那就需要一个了。我笑笑说,还是真的好。附近有没有按摩小姐呀?老板说我不知道,但是经常有小姐来买套子,哦,我说你怎么知道是小姐,她说很熟悉得,经常来买就认识了。我说你给我介绍一个呀。其实我是半开玩笑得,哪知道少妇当真了,说那我给你打个电话问问,这个女的20多岁,就在附近住。打过去了,那边说不在本市,就对我说,她今天不在,出去了,改天吧,我给你联系。
     
    接着闲聊,她说,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呀,我说刚到这个城市,不熟悉。她问,你上学?我说对刚上大一。哦,她哈哈大笑起来,花枝乱颤,那你不会是处男吧。我严肃得说,真得是,就因为看了些不该看得片子,所以想尝试一下。哦,少妇低下了头,说,回头我给你问问,帮你找个年轻点得,还有个17,8岁得姑娘,挺好得,刚出来坐台,改天她来了,我给你说说。
     
    我说 谢谢了!有时间我过来。
     
    现在想起来,之所以这么胆大,敢和女老板说这么多话,一是因为店里得成人用品得环境给我消除了羞耻得心理障碍,另外一方面是觉得刚到这个城市,和谁都不认识,胆子也就大了。大概过了有一个月,我差不多把这件事情忘记了,有一天买了个自行车,出去溜达,大概晚上7,8点钟左右,吃完饭,正好路过,那个少妇老板正出来倒垃圾,我就骑过去打声招呼,女老板还记得我,很熟悉得样子说,你有些日子没来了。我说刚开学,学习挺紧张的。哦,女老板说,进来坐坐。我说,不耽误你生意吧。女老板说没事,现在没啥人,进来说说话。这个成人保健店,主要是买成人用品,还有公用电话,另外还有些礼品。店的位置比较偏僻,所以生意看起来不是很好。
     
    进去后,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店面,发现店得里面还有个门,女老板这次很客气,给我倒了杯水,说你们学生也不容易,学习挺紧张的吧。我说大学好多了,基本上没啥事情。我指着里面那个门说,里面还有单间吗?女老板笑着说,是啊,我得这个店经常有人很晚出来买东西,所以我晚上基本就住这里。哦,呵呵,我笑着说,那也很辛苦呀。你丈夫舍得你这么累吗?女老板笑了笑,叹口气说,我和他离婚了。哦,我故作沉默,说,那你也真够不容易得,有孩子了吗?女老板说,有个女孩,现在上小学呢,跟她爸爸住,每星期我接来几天。哦,我觉得女老板很不容易,也叹了口气说,反正我也很闲,有什么需要得地方,您说话。她笑了笑说,冲你这句话,姐先谢谢你。我马上接上话,那我就认你当姐姐吧,我来这个城市一个亲人也没有,以后我就算在这里有个姐姐了。少妇笑了笑。妩媚得说,你真看得上姐姐,不嫌弃姐姐是买这些东西得。我说,那有什么,既然遇见就是缘分,我也觉得和姐姐挺投缘得,姐姐要是不认我,可就真得伤了我得心了。女老板说,好吧,这话先放着,以后慢慢说吧。接着就闲聊起来。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女老板,皮肤很细腻,嘴唇很性感,眼睛很妩媚。声音柔柔得,给她说话,感觉得到她真是一个柔弱而又有些坚强得女人。她得身材还可以,举手投足都有成熟女人的风韵。只是穿着不是很好,有些单调。但是身上得曲线也恰到好处得露出来。聊了半天,中间来了几个客人,大概9点多得时候,我起身告辞,说,姐,我得回去了,晚了宿舍就进不去了。女老板就说,呀,你看,一眨眼就10点多了,那你路上小心。互留了电话。我就回去了,到宿舍,给她发了个短信,上面写到,在这孤独得城市,能认识姐,我真得很开心。
     
    现在我觉得和姐姐相遇真得是缘分呀。祝姐姐开心快乐。过了一会儿,来了一条短信,是一个笑脸图像,后面写到,小傻瓜,早点休息吧。
     
    和女老板熟悉一后,我就经常去哪里坐坐,有一天闲聊起来,我说,姐,你答应弟弟得事情可还没办呢。女老板笑着说,什么事情呀,姐姐忘记了。我说,姐姐不记得说给我介绍一个按摩小姐了。女老板妩媚得笑了笑,你这个小坏蛋。我说,我也不想啊,只是很好奇。你就帮帮弟弟吧。女老板说,要知道你还是这个样子,就不认你这个弟弟了,我也是担心你,怕你耽误学习。我说,放心吧姐姐。女老板就说,姐姐主要是担心那些小姐不干净。万一传染给你什么病,你可就得怨姐姐了。我说,尽量避免吧。心里感到姐姐人还是很好得,思想也很开放,什么都能给她说。换了别人,我可不敢这么说话。想起来人也真奇怪,有得女人在一起觉得很拘谨,而有得女人,觉得很放松,什么都敢说,姐姐就是这种人,和她在一起觉得很轻松。
     
    女老板说,那我给你介绍一个年轻得吧,大概不到20岁,刚来这里不久,长的挺耐看得,家里没钱,为了供弟弟读书。才出来做,你跟她说说话,聊聊天,也不用去按摩店,去哪里大部分钱都给老板赚了,到时候我约她。
     
    我说,谢谢姐姐了。
     
    有一天傍晚,天起很凉爽,是夏天很难得得天气,接到姐姐的电话,问你在哪里呢?我说在学校,她说,你还记得我给你说得那个事情嘛,就是你想要得那个女孩,她今天休息,正好在我这里,你快过来吧。
     
    我洗漱了一下,整理一下形象,觉得心跳得有点厉害,心里却埋怨自己,不就是见个按摩女孩嘛,用得着这么打扮嘛!我飞车赶到,还没进去,就听见里面传来女人聊天得笑声,我敲敲门,进去后,姐姐就给我介绍说,快过来,这就是我给你说得那个女孩,叫姗姗,然后对那个女孩说,这就是我给你说得那位,我认得弟弟,你们认识一下。我觉得怪怪的,怎么觉得有点像相亲呀!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女孩,皮肤身材都很好,也很漂亮,头发染成淡黄色,当按摩小姐真可惜了。世界有时候真得不公平,这么漂亮得一个女孩子,命运却安排她来做这一行,我也为她得身世感到悲哀。姗姗很大方得说,我叫姗姗,很高兴认识你,听你姐说,你还是大学生呢。我得脸一下子红了,真给大学生丢脸呀!可是姗姗得语气却没有半点讽刺得口气,听起来满是羡慕。姗姗看我脸红了,抬起眉毛,由下向上笑着看着我说,我上学得时候学习也挺好呢。
     
    姐姐说,行啦,你们就算认识了,就别在这里耽误我生意了。
     
    出去走走吧,我说好。临走时,姐拽住我,我都跟姗姗说了,至于你想干什么就看你了,姗姗是个好女孩,你可别欺负她。我苦笑了一下,说,好姐姐,你放心吧,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心里却觉得有点怪怪的。
     
    出了门,我却不知去哪里,晚风袭来,有一种夏夜独有得清爽,姗姗,我们去哪里走走,姗姗说,随便吧
     
    街上有很多烧烤得小摊子,我们走过的时候,我对姗姗说,请你喝杯扎啤,姗姗说,我不会呢。走吧,不会就喝饮料。
     
    我要了炸串和扎啤,坐在那里聊起来,交谈中得知姗姗很小得时候因为孩子多被一个亲戚领养,现在得养父养母对她很好
     
    ,虽然家境很不好,可是有什么好吃得还是给她吃,后来又添了个两个弟弟,家境就更差了,就说服养父养母出来打工,
     
    可是出来以后才知道,外面得世界真精彩也真无奈,挣钱真难呀,后来认识了一个老乡,介绍她坐这行,
     
    刚开始每天晚上都以泪洗面,不住得责问自己,可是弟弟上学还需要钱,养父养父身体不好,也需要钱,
     
    自己又没学历,可真不知道还能怎么办呀。我安慰她说,总有一天你会好起来得。她说谢谢,然后把一杯扎啤
     
    一下子咕咚咕咚喝了半杯。她得脸一下子变得红扑扑的,看上去很娇媚,笑着望着我说,你是大学生啊?我
     
    最大得梦想就是上大学,可惜了,以后有了孩子,再苦也得供她读大学。听到这里我心突然一酸,心想,如果儿子知道你
     
    的这段经历,真不知道会怎么想。
     
    晚风吹来,我骑车带着姗姗,沿着海滨得小道慢慢得骑着,姗姗在后面搂着我得腰,脸蛋时不时贴在我得背上,痒痒的,海风徐来,加上刚喝点扎啤,真惬意呀!姗姗腰是不是按摩小姐就好了,我想。
     
    一路慢慢前行,不是言语几句,姗姗时而轻笑,时而拍打我得后背,不知道是因为聊天拉近了距离还是酒精得作用,姗姗把我当作了熟悉得朋友。她做在后面,轻轻得哼唱着邓丽君的甜蜜蜜,我得心也就像这海风一样飘荡起来。
     
    骑车到一个小树林傍边,放下姗姗,锁好车子,对姗姗说,我们进去走走,姗姗点点头,恩,我们顺着林间小道慢慢的走着,走到隐蔽得地方,我拉起姗姗得手,她得手很小也很细腻,她趁势将脑袋轻轻得靠在我得肩膀上,我得心一下子跳得厉害,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得独有得气息,真得,有些女人身上有一种特别得味道,让你沉醉,姗姗就是这样的女人。多年后,我曾经和你一个女孩擦肩而过,就闻到了这种气息,在我追寻得时候却找不到人影,以至于我觉得这个经历像梦一样不可准寻,怅然很久。
     
    姗姗,我低声说,姗姗抬起头,我看到她的脸红扑扑的,眼角却有泪痕,你哭了?没有啊,那怎么,我轻轻得将她眼角得泪珠擦去,风吹的,她笑道,我只是觉得不该这样认识你。我低声说,姐姐给你说什么了吧?没有啊,她仰脸一笑,说,看你不像个小色鬼呀??呵呵,小色鬼小色鬼,不理你了。说着就跑出去,我们一边追逐,一边打闹,在这个林间小道里,洒满了姗姗得笑和尖叫。最后我一把抱住姗姗,她不住得喘息着,还调皮得说,小色鬼,不理你了!
     
    我说,我是给姐姐开玩笑得,她当真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着迷一样,就这样,她把你介绍给了我。你别看不起我呀。说实在的,现在我觉得姗姗是一个自食其力得女孩,而我却像一个龌龊得败类。
     
    看你挺老实的,不像那些坏男人呀?我笑笑,我还不够坏呀?我都抱着你了,姗姗抿嘴一笑,你没见过真坏得呢!
     
    我抱着她,她扬着脸,嘴唇沾着海风得潮气,娇艳欲滴。她轻轻得喘息打在我得脸上,我们就这样对视着,我真得有一种亲她得冲动。
     
    然而对姗姗得怜惜战胜了对她得欲望,我不住得埋怨自己,干嘛跟她聊这么多,以至于自己得冲动
     
    被自己的怜悯打败了。我拉起姗姗得手说,走吧,我送你回去,姗姗说,你不想要别的了?我说,改天吧,
     
    下次一定绕不了你。姗姗叹了口气,你是嫌我吧。我说,哪能呢,我是什么东西,自己还不知道呀,姗姗,
     
    你别多想,我吧,其实。。哎呀,下一次我一定不放过你.
     
    把姗姗送回去,觉得很郁闷,到手得鸭子飞走了,自己是怎么回事呀。我就骑车跑到姐姐得店里,一进门,姐姐
     
    就一脸得坏笑,怎么这么快呀,办完了。我哭丧着脸,办什么呀。没办成。怎么,她不让你办?我说,不是,
     
    没下的去手。
     
    想不到你还挺有同情心的。我说,什么 呀,现在后悔了。不行我再去找她。在姐姐得店里我得欲望一下子
     
    强烈起来。姐姐坏笑到,都几点了,姗姗明天还上班呢。
     
    我说,姐姐,有件事我不好意思说。姐姐笑着问,给姐姐还有什么不还意思得。我说,说出来你可别打我。
     
    姐姐说,你说吧,看该不该打。我说,那我还是别说了。
     
    姐姐说,快说,男子汉吞吞吐吐得,姐姐不喜欢了啊。我心一狠,姐姐,要不你帮帮弟弟吧!
     
    姐姐一下子愣住了,用威胁假装生气的口吻说什么意思呀。
     
    我低着头不好意思得说,我想要姐姐。 姐姐得脸一下子红了,低着头说,不行不行,这要是传出去,
     
    姐姐就没办法在这里呆了。我说,别人是不会知道得。姐姐说,那也不行,你是我弟弟呀。我说,咱们是认得呀。
     
    那也不行。 姐姐是不喜欢我吧?姐姐笑了,生气拉?不喜欢你怎么能认你当弟弟呢,可解姐姐真没往哪方面想。
     
    我说,你要是不帮我,我真得伤心了。姐姐安慰我说,好啦好拉,别生气啦,你真这么想呀?恩,我点点头,想
     
    得不得了!那你以前做过吗?没有。哦 ,那看过这方面的片吗?看过呀!
     
    姐姐叹了口气说,那你以后会怪姐姐的。我说,怎么可能,不会的! 姐姐说,那改天吧,姐姐今天不舒服。下次来的时候车子放在远点得地方,姐姐早点关门,
     
    免得被别人看到。哦,好得,我大喜过望,其实今天要是做,我也觉得有点唐突,第一我没做好准备,第二,我觉得心里还
     
    有姗姗得影子,对姐姐不公平。
     
     
    有一天,正上课,接到姐姐的电话。有时间吗?给我照看一下铺子,妞妞发烧了,得去一躺一院。
     
    我说好的,别着急,我马上赶过去。我赶到得时候,姐姐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长得怪可爱的,
    妞妞,快叫叔叔,小女孩低声说了声,叔叔。我摸了摸额头,烫的厉害,吃药了吗?吃过了,还是烧,
    姐姐很着急得说,这可怎么办呀,给她爸爸打电话,打不通。我说,我跟你一起去吧。不用了,你给
    我看一下铺子吧,就按价格表买,少个一两块也没事。说着,急匆匆得抱着孩子打车走了。
    我做在柜台前,想不到自己当了老板,先熟悉了一下价格,心想,有时间问问姐姐怎么进货,大学毕业找不到
    工作,也开个成人保健店。一时店里没客人,我就走到里面得单间,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去。里面床不大,
    上面放着一些儿童得零食,和几件换洗得内衣。一个镜子,前面凌乱的摆放着女人得用品。
    屋子里弥漫着淡淡得香水味道。我躺在床上,软软得,拿起姐姐的衣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混杂着洗衣粉
    和别的什么气味,怪好闻的。打开抽屉,里面有个器具和卫生巾。我连忙关上,心里责怪自己不应该乱动
    姐姐得东西。
    就做在外面得柜台边,零星来了几个客人,都是买套子的,一个男的看了半天器具没有买。
    还有中学生模样得一对男女在门口徘徊半天,我忍不住就叫他们进来,想要点什么?他们俩低着头,强忍着笑。
    我说要保险套吗?随手拿过去一包,4快。哪个男得抓起来塞在身上,递过来5块钱,也没等找钱,就
    拉着女孩子跑出去了。我真觉得好笑,可是想起来自己也是很好笑得。
    傍晚得时候,姐姐抱着妞妞回来了,妞妞起色好多了,嘴里还吃着棒棒糖,怎么样了,烧推了吗?
    好多了,明天还得去输液。我简单交代了一下营业额,姐姐说辛苦你了,今天晚上早点回去,一起吃饭。
    关了门,姐姐骑着电动车,带着妞妞,我骑着自己得破车子,和妞妞聊着天,到了姐姐住得地方,
    姐姐的屋子不是很大,有两间卧室,一个客厅,屋子随然简朴却很温馨,妞妞拿出童话集让我给讲故事,
    姐姐说,妞妞别惹叔叔生气呀,跟叔叔好好玩,我去做点好吃得。妞妞一撇嘴,我才不惹叔叔生气呢,叔叔
    你给我讲这一段吧,野兽与美女。我绘声绘色得讲着,妞妞时不时把脑袋歪着问,那野兽是王子吗?
    我说是啊,野兽是巫婆给王子实了魔法,要等一个爱他得人才能解除呢。那边姐姐一边炒菜,一边问,妞妞
    ,叔叔讲得故事好玩吗?好玩。叔叔,你再给我讲这一段吧。
    晚饭开始了,姐姐得饭很可口,来尝尝,对不对你胃口。我连忙说,好吃好吃。真得很好吃呢。
    心里却想,这么好得女人,怎么就离婚了呢。
    晚上吃了饭,妞妞玩了一会儿就上床睡觉了,姐姐趴在妞妞身边,给她擦着脸上得汗珠,脸上洋溢
    着母亲的光彩。过了一会儿,妞妞睡熟了,姐姐走过来,做在我旁边说,今天麻烦你了!我说,没事,姐姐
    ,你也别太累。 你先看电视,我先去洗个澡,在医院呆了半天,得洗一下。我说好的,姐姐你别管我了。
    不一会儿,卫生间传来淋浴的声音。我感觉自己的脸红红的,我这是怎么了?我喃喃自语道。
    姐姐洗澡出来,一边擦头一边说,你也洗洗吧,我说好的,心却扑通扑通的跳,进去了,姐姐刚洗完,
    里面还弥漫着香波和体香混合的气闻,衣服架上搭着姐姐刚换下得内裤,是粉红色的,怪可爱。
    我拿在手里,闻了闻。不一会儿,我出来。姐姐正在外面自己喝着红酒,我低声笑着说,姐姐一个人喝,也不等人家。
    姐姐笑着招招手,示意我小点声,别吵醒妞妞。我坐在姐姐旁边,姐姐给我倒一杯吧。姐姐说,只有一个杯子,呵呵,
    平时就我一个人喝,你要不嫌弃,就用一个杯子吧。我说好,就这样一人半杯得喝了起来。一边喝酒一边诉说
    日子的艰辛,姐姐对我说,我以前得老公有了外遇,当时我死活不原谅他,就离了婚,离婚了才知道,离婚得
    女人日子有多难呀。我说,姐姐你别难过,你会好起来得。姐姐喝着喝着就哭起来,把头埋在我胸前。低声抽泣着,我说,
    你小点声,别吵醒妞妞,咱们到里面卧室去喝吧。嗯,姐姐一边擦眼泪,一边拿了酒。我拿着杯子随姐姐来到了
    里面得卧室。关上门,姐姐又从新出来,回来把门关好,笑着说,妞妞睡熟了。
    在卧室,坐在床上,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要不要给你加个菜。不用了,我说。喝着喝着,姐姐得脸就红扑扑
    的了,姐都是一个人喝闷酒喝惯了,说着说着又要掉眼泪,我倒没什么,就是心疼妞妞。我轻轻的把手搭在姐姐得
    肩膀上,说,姐姐,你别说了,再说我会心疼的。你真得心疼姐姐?真得,我最见不得女人掉眼泪了。
    说着很自然得吧姐姐得头靠在胸前,姐姐深深的叹了口气,把眼泪在我衣服上使劲擦干,我把姐姐手里
    得酒杯拿过来放在床头,轻轻得让姐姐躺在床上,顺势就躺在姐姐旁边,我翻起身,仔细看姐姐,姐姐半眯着眼睛
    ,醉眼迷离,我说,姐姐,今天给了弟弟吧。姐姐突然用清澈得眼神打量着我说,真想要?恩,那好,姐姐今天是你的人了,
    可是千万别弄出声,吵醒妞妞就不好了。我答应着低下头,轻轻得吻着姐姐,姐姐得嘴唇很诱人,牙齿很白,
    有一点小不规则,舌头却很瘦长,吮吸起来,像夏天得雪糕。慢慢的,姐姐就轻轻得喘息起来。
    就在这时,卧室里却传来妞妞的哭喊声,我一惊。连忙和姐姐走过去,摸摸眉头,又烧起来,
    这可怎么办,上医院吧,我和姐姐穿好衣服,打了个车,直奔医院。
    等打上点滴,已经12点了,学校得宿舍门想来已经关了,我和姐姐陪护在床前,姐姐抱歉的对我
    笑笑,我也理解得回笑了一下,姐姐,要不你先回去吧,我看着妞妞就好了,反正我也回不去了。
    姐姐说,回去我也不放心。虽然是夏天,下半夜也有点冷,我把衣服给姐姐穿上,说,你要是再感冒,
    可就不好了。姐姐扬起头,给了我一个深长得吻,我有一点眩晕,把手放再姐姐腰上,姐姐抱起来,
    柔若无骨,手在她身上划过,像在羊脂膏上,后来我抱过很多女人,才知道,抱每个女人得感觉是不
    一样得。算姐姐欠你一次的,下次加倍还给你。我说,姐姐你说什么呢,妞妞好了再说吧。
     
     
    回到学校,陆续接到姐姐的几个电话,随便聊聊天,问了问妞妞病情的,天气很闷热,中间下了几场雨。在学校的日子也单调寂寞,无非是给女生宿舍打个骚扰电话来来调剂生活,评论一下专业女生。宿舍的兄弟,大老张,已经开始了告别处男倒计时。只是这小子连女朋友都没有。有一天,接到姐姐的电话,说,你有些日子没来了,把姐姐忘了吧?妞妞也想你了,说叔叔怎么老不来了,还等着听你讲故事呢。我说好,今天晚上我就过去。
     
    傍晚的时候,我来到姐姐的店,姐姐今天好像化了点妆,看起来,比以前漂亮很多,因为天气热,她的吊带换成了透明的,穿这粉红的短袖上衣,白色的裤子,身条一下子玲珑起来。
    姐姐,想我拉? 瞧你,没正经。呵呵,生意怎么样?随边聊着,姐姐给我倒了一杯水。对了,你还记得那个姗姗吗?姐姐问,知道啊,呵呵。怎么了。我答到,昨天来这里买东西,还问你来着,我把你的电话给她了。 哦,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姗姗是个好女孩。你不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姐姐低头仰脸一问,脸上挂着坏笑。怎么可能,我只是觉得她怪可怜的。呵呵,姐姐说,那就好。听到姐姐这么说,我的心一惊,坏笑道:姐姐不想我喜欢姗姗呀?姐姐的脸微微一红,低着头说,你想哪儿去了,我就是觉得有点不合适。
    夜色渐晚,陆续来了几个客人,有几个和姐姐很熟悉的,走了后,姐姐说,这个是小姐,什么时候出来做的,那个有老公。家长里短,我说,姐姐你怎么都知道呀?姐姐叹了口气,都是女人,都不容易呀。经常过来聊几句,就熟悉了。妞妞呢?我随便问着,送她爸爸哪里了。你老不过来,妞妞还想你来着。哦,我站起来,坐在姐姐旁边,姐姐也不回避,姐姐,我把手环抱住姐姐的腰,今天给我吧。姐姐打了一下我的脑袋,你怎么那么直接呀?呵呵,姐姐,我最不会拐弯抹角了。再说,你上次答应弟弟的,要加倍呀。
    你个小坏蛋。去,把车子推进来。
    出去看看,外面陆续走过几个人。正要推进去,姐姐出来了。低声说,你把车子放到远处安全的地方吧,大约10点半的时候你过来。姐姐给你留门。 哦。我说,好吧。想来姐姐是考虑到安全,不想被别人知道。骑车出去,想起今天就要告别处男,我竟然有一点不舍,只是早晚要走这一步,我也就下定决心。到时候一定不要犹豫,免得姐姐误会是嫌弃她。骑车到海边。吹吹海风,清醒许多,心里隐隐觉得这么做有点不好,一是担心姐姐,会不会坏了她的名声,另外也担心自己。真的没做好准备。也不知道以后怎么和姐姐相处。现在才知道,自己是这么的优柔寡断。 正想着,接到姗姗的短信。我是姗姗,还记得我吗?好久没见你了,学习好吗?有时间一起聊聊天,下次我请你吃烧烤。 我回了一条,好的,我时间宽裕。你要是有时间告诉我。 然而,我继续犹豫,心跳的厉害,海风打在脸上。看海浪拍打着海滩,渔船随风浪摇曳着。远处亮着灯光,似乎是灯塔的光茫。不时有恋人从身边走过,看到他们甜蜜的样子,我想,如果和姐姐发生关系,怎么对以后的女友交代,在心底里我还是渴望一份正常的爱情呀!或者,我对姐姐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子,我承认喜欢姐姐,可是这里面到底是性的成分,还是也有爱情的成分,或者是怜惜,又或者都有呢,我困惑了,这种困惑对我是一种煎熬,随着时间的临近,我越来越焦虑。
    然而,姐姐现在对于我简直是一种蛊惑,我感觉自己像入了迷一样。神魂颠倒,骑着车子,晃晃悠悠的来到姐姐店附近,我感觉自己的欲望就像灯火,自己就像一只青蛾,被欲火焚烧似乎是我的宿命。
    把车子放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姐姐的店,门半掩着,深呼一口气,我拉开防护门进去,姐姐出来看了看,把门关紧。从里面锁上。就在姐姐蹲下锁门的时候,我低头看姐姐的腰,白皙的皮肤,粉红的内裤,就是上次在姐姐家见到过的,我的呼吸一下子紧促起来。
    姐姐站起来,关上里门,拉上帘子。一转身,我一下子把姐姐紧紧的抱住。手在姐姐身上胡乱的摸着,姐姐的屁股圆滑而且翘着,可能是衣服材质的缘故,感觉滑滑的,姐姐将双臂环在我的脖子上,任我抚摸。我时而抚摸姐姐的身体,时而紧紧的搂抱姐姐。姐姐娇羞可爱,微微带着坏笑,她的喘息越来越急促。
    别着急小谗猫,到里面去。关了外面的灯,走进里面。我一抱一推,和姐姐倒在床上,姐姐这次各外主动热情,喘息也越来越急促,一边吮吸着姐姐的舌头,我的手一边在姐姐身上游走,脱了吧?我低声询问,姐姐闭上眼,脸上带着娇柔的微笑道,你给姐姐脱。我的手似乎颤抖了,对于女人的衣服我还真的不是很熟悉,弄了半天胸罩也没弄掉,你怎么那么笨哪?姐姐嗔怪道。
    姐姐自己把上衣脱掉,两个乳房像跳出来的小兔子,一下子蹦在我的眼前,我的心跳的更厉害了,感觉像是演电影的情节。感觉既真实又有点缥缈。姐姐把脸斜歪着,浓密柔顺的长发半遮盖着她的脸,脸颊红彤彤的,鼻尖渗着微微的汗,。
    现在就剩下姐姐的裤子了,我解开腰带,姐姐一抬身子,我就把衣服退了下来,姐姐的腿白皙修长,看的我一眼的花白,在脱裤子的时候,我轻轻的捏了捏姐姐的脚丫子,姐姐就忍不住笑起来,别弄,痒痒,姐姐的脚丫子小巧玲珑,越不让动,我就越挠,姐姐笑的天翻地动,床也咯吱咯吱的响。我担心床,就扒下去。紧紧的抱住姐姐,现在姐姐就剩下一条粉红的内裤了。
     
     
     
    你脱呀。姐姐催促道,我脱了上衣,裤子呢。还不好意思呀?
     
    说实话,我真的有点不好意思,就对姐姐说,让我先抱会儿你吧,就着样,一动不动的抱着你,好不好?姐姐点点头,像一个乖巧的小女孩。那个时候,我突然觉得,姐姐内心深处还是个孩子呀!
    半夜醒来,才发现有点凉,姐姐还在我的怀里,她睡觉的样子真好看呀,鼻息轻轻的,我真想她永远睡在我的怀里,我给她盖上毛巾,轻轻的吻在她的唇上,我看见,一滴泪珠在她的眼角流淌下来,这一滴泪珠也流在我的心上,我得承认,那一刻,让我百般怜爱。
    我不敢出声,也不知道姐姐是不是醒来了。就这样,看了姐姐一会儿,那个时候夜色很美。皎洁的月光披在姐姐的脸上,让我甚至有了一种娶姐姐当老婆的冲动。喜欢一个女人,原来可以从喜欢她睡觉的样子开始,这是我以前不知道的。姐姐你睡觉的样子真好看呀。多少年后,我还轻轻的对自己感叹。
    凌晨的时候,被姐姐轻轻的唤醒,小乖乖,该走了。我睡眼蒙胧,才几点呀,再睡一会儿,快有人了,这时我才想起在姐姐的店里。我穿好衣服,洗了洗脸,和姐姐抱着亲了亲,转身离开。
    外面的夜色还很浓,月亮还很胶结,这见证了我和姐姐的月光呀,
    原谅我吧。不时有晨练的人从身边跑过,我伸伸腰,步子越来越快,我跑起来,新的一天开始了。
    回到宿舍,大家还在睡觉。等我再次醒来。只有大老张了,一脸的坏笑,昨天去哪里了?老实交代。我说,出去通宵上网,大老张将信将疑,要是有什么好事,可得记着兄弟呀。放心,忘不了你。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有一天下午,正要和大老张去食堂吃饭,接到一个电话,是姗姗。出来玩吧?我说,好啊,可我正要和宿舍人去吃饭,我先给他说声,你等等。大老张早就竖起耳朵,贼眉鼠眼的听着。我说,不好意思,我得出去一下。大老张说,女的吧?
    你女朋友?我说,不是!刚认识的一个女孩。大老张说,兄弟要是不嫌弃,哥们给你当个保镖。我说,不用了。下次吧。
    关于大老张,后来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他表面上风流倜傥,骨子里却是个封建的卫道士,这是我没想到的,后来他和另外一个女孩认识,就是经过我的介绍,他刚开始是抱着玩玩的心,不想动了真感情,这是后话了。
    见到姗姗,她老远就露出灿烂自信的微笑,我很奇怪,她的微笑怎么那么阳光自信呢?后来我想起来,恍然大悟,她来见我,和我聊天,更多的是来接近她的一个梦,一个她这一生很难圆的梦,就是一个上大学的梦。
    姗姗把头发染会了黑色,披肩发,咖啡色的太阳镜,黑白格子的条纹衫,加一个靛蓝色的小外套。黑色的短裤,俨然一个清纯的女大学生。看的我的心却是疼的。姗姗,我亲切的叫了声。她摘下眼睛,化了淡淡的妆,去哪里?她仍旧保持着灿烂的微笑,你今天真好看,我赞叹道。谢谢,我永远也忘不掉姗姗那天灿烂的微笑。
    去我们学校吃吧。好啊!好啊!姗姗很乐意的样子。我却忐忑不安。我就是一个道貌安然的伪君子,因为担心别人认出姗姗,想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可是后来我还是为自己的忐忑深深的自责。
    姗姗,可爱率真的姗姗,你如果知道我这种忐忑,还把我当朋友吗?姗姗陪我走在大学的校园里,吸引了不少男生的目光,我要了珍珠奶茶,姗姗要付钱,我骗她说,要刷卡的,其实现金也可以,打了饭,一边吃,有一边聊起来。怎么样?我们学校的饭菜还可以吧?
    恩,姗姗不住的点头,很好吃呀!真羡慕你们呀,你要好好学习呀!有好成绩向我汇报,说完伸出舌头,调皮一笑~!
    吃晚饭出来,不巧,遇到了大老张,本来想躲,这小子眼亮脚快,
    这位可是弟妹呀?姗姗低着头抿嘴微笑算是做答。我尴尬的介绍说,这是姗姗,我朋友。姗姗,这是我们宿舍的,我们都叫他大老张,大老张一副很绅士的样子伸出手说:第一次见面,请多多关照。我靠,真能装呀。我心里说,姗姗大方的和大老张握了握手。大老张一脸的坏笑,走近我,低声说,行啊,兄弟,马子不错,真养眼呀,怪不得你夜不归宿呢,有机会请客呀。我尴尬的笑了笑,说你想哪儿去了,担心夜长梦多,急忙带着姗姗告别了大老张。其实姗姗的到来,也满足了我的一点虚荣心,因为她是这么的漂亮,看起来又是这么的纯情,如果是大学女生,谁不想她做女朋友呢?
    骑车沿着海滨小道,姗姗在后面抱着我,一路的优美景色象电影一样在眼前滑过,那个时候,我对自己说,以后有了钱,我要开着车带者我心爱的女孩从心从这里路过。只是为了纪念今天的姗姗~。
    我们做在海边,姗姗把头放在我肩上。我们俨然就是一对情侣。天色渐渐蒙胧,我们就那么坐着,一句话也不说,看着海浪来了又去。
    深圳中驱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业务部
    1. 商家友圈官方圈
      人数:8.1万
    2. 2A以上商家圈
      人数:8.2万